苏苏安拉利卡

多多/川风
他是我,最好的一个路人

《一二三不许动,神荼是个木头人》

#瓶邪二老觉得现在的孩子实在是太幼稚了#
#点烟#

  1.
  安岩觉得自己过得有点糟心。
  
  不是糟心,作为一个新时代的社会主义接班人,他过得相当糟心。
  
  他面对吴邪,先是环顾了咖啡厅一周,确认没有认识的人后,才慢慢的低下头,做出了一个悲痛欲绝的表情。
  
  “我靠。”纵横四海的荆州一校邪帝立马尔康手,“不是岩二狗你今天怎么了你说清楚再来我这儿闹。”
  
  安岩深吸了一口气,表情由悲痛欲绝变成了老泪纵横,他抬起一条胳膊挡住了自己的脸。
  
  吴邪尔康手收了回去:“你……欠了别人钱?”
  
  安岩的神情从老泪纵横变成了生无可恋。
  
  吴邪:“还是你家……”
  
  安岩神情由生无可恋变成了仰天沉默。
  
  吴邪:“……你要去拍戏了。”
  
  安岩:……
  
  他看着吴邪,一字一句道:“神荼他。”
  
  “就是个。”
  
  “木头。”
  
  
  
  2.
  吴邪在盛夏里的咖啡厅手里捧着热气腾腾的珍珠奶茶,居然感觉到有点冷。
  
  他说:“岩二狗你个大好周天把我叫到这儿来就是来说这个的。”
  
  安岩拍桌——“人生大事!还不重要么!”
  
  吴邪拍桌——“你暗恋多少年了又不差这么点时间!有种你自己去说啊!”
  
  安岩拍桌而起——“告白这种事死远点吧以他的理解能力也不一定会懂!”
  
  吴邪拍桌而起——“所以你憋了一个初中现在又想憋一个高中马上就大学了现实版好想告诉你好玩么!”
  
  安岩鬼畜式拍桌——“我!尽!力!了!啊!”
  
  吴邪腾地一下坐下,拍拍两手腕的袖子,胳膊在桌子上利落的环成个圈,另一只手摊开——“请讲。”
  
  
  3.
  “你知道的,神荼这个人,和我不一个班,平时见面也不多,只有每周的体育课是我们两个班一起上。他打篮球的时候就有一个连的女生围着球场看他,传球,扣篮,特别是跳起来扣篮的时候,特别——”
  
  吴邪一手托腮,面无表情的咬着吸管道:“花痴言论打住,给老子说干货。”
  
  “所以我就在想,怎么样做,才能成功的引起他的注意。”
  
  “啊很好啊,然后你做了什么?”
  
  “我给他的篮球放了气。”
  
  吴邪:“……”
  
  他看着一脸真诚的安岩,道这招你跟谁学的。
  
  “一起来看流星雨。”
  
  ……叫你平时少看这种肥!皂!剧!!!
  
  
  
  3.
  安岩:“你先别炸,我还没说完。为了暗示他,我做了很多功课,我觉得我已经仁至义尽,天地可鉴。”
  
  吴邪叼着吸管,吸溜了两个珍珠,盯着安岩示意他说。
  
  “在我的侦测下,神荼他每天早上会在小菊花早餐铺买包子,于是我也在那里买早饭,然后假装自己没有零钱,就可以找个借口向神荼借零钱,这样就可以有理由去找他还零钱,然后你来我往你来我往擦枪走火就——”
  
  “意淫给我打住。”吴邪小S式冷漠,“其实这套路不错,然后呢。”
  
  “我拿了一张整一百,结果那老板打开柜台上那个江小猪存钱罐,愣是给我掏了九十九个硬币出来,我那一整天走路全身都是哗哗的。”
  
  吴邪:“……”
  
  安岩手指点着下巴,思索道:“你说中国什么时候能出一千一张的纸钞。”
  
  “没事,那时你都用冥币了。”吴邪真诚道。
  
  
  4.
  “啊还有。”安岩道,“神荼不是有个弟弟阿赛尔嘛,隔壁初中的,特傲娇的一个小孩……”
  
  吴邪咳一了声差点呛到:“你还想对孩子下手!!??”
  
  安岩拍桌:“和家人处好关系是我的义务!”
  
  “然后呢!”
  
  “我本来想约他出来,聊聊有关神荼的事,结果这个人倒是应了约,带了二十多个同班男的一起出来——卧槽这熊孩子太狠。”
  
  吴邪:“……”
  
  “你跟他怎么说的。”
  
  “等会儿放学别走啊。”
  
  吴邪歪了歪脑袋,盯着安岩的后脑勺,一字一句道:“你很优秀,真的。”
  
  
  5.
  吴邪说:“岩二狗,你说你平时和班上的其他人谈笑风生一个个都处的很好你遇到神荼怎么就又二又狗。”
  
  安岩:“……我有二吗!?有吗?没有……吧?”
  
  吴邪欣慰的点头:“哎,儿子乖。”
  
  安岩操起桌子上的卫生纸站起来糊吴邪脸上。
  
  
  6.
  神荼觉得自己最近过得有点糟心。
  
  不是有点,张起灵作为这个新时代以身装逼好少年的同桌,觉得这个人过得相当糟心。
  
  一代闷王都看不下去的事,多半都不是小事。
  
  神荼看了同桌一眼,淡淡道:“不用你管。”
  
  张起灵神情自若:“怎么回事。”
  
  神荼低头写作业不理对方。
  
  张起灵:“三”
  
  神荼:“……”
  
  “二”
  
  “……”
  
  “一”
  
  神荼啪的一声放笔,低着头想了一会儿,才开口道。
  
  “安岩是不是讨厌我。”
  
  
  7.
  张起灵视线平和无波,他看了一眼手表,距离和吴邪约好的时间还有十分钟,道:
  
  “为什么。”
  
  “……”神荼沉默地敲了敲笔,道,“扎破自行车轮胎。”
  顿了顿又补充,“三次。”
  
  张起灵:“还有。”
  
  “篮球放气。”
  “嗯。”
  
  “欺负阿赛尔。”
  
  “……”
  
  张起灵看了神荼一眼,波澜不惊,眼神暗示了一切——阿赛尔会被人欺负?
  
  “没有,他跑了。”
  
  张起灵:……
  
  他一手在书页的页脚上慢慢的捻着,漆黑的瞳孔中看不清想法,想了想又道:“为什么没动手。”
  
  又不是女孩子,都是男的,换成别人,分分钟教他做人。
  
  神荼没回答,他一手拿着笔,笔头轻轻点着下巴,想到了什么,问张起灵:
  “当年吴邪是怎么追你的。”
  
  张起灵:“……”
  
  大张哥开始收拾课桌整理课本作业,化身哑巴张一言不发。
  
  神荼:“三。”
  
  哑巴张拉好了书包拉链。
  
  神荼:“二。”
  
  哑巴张又看了一眼时间。
  
  “一。”
  
  “——我追的他。”张起灵一手从桌子上拿起校园卡,发出刺啦一声摩擦。
  
  吴邪已经站在教室门口,倚在门框上了。他看见了神荼,抬着下巴懒懒的打了个呼哨。
  
  
  神荼:“……”
  
  
  8.
  安岩对吴邪说:“我画画比你好。”
  
  吴邪:“你单身。”
  
  安岩:“我上分比你快。”
  
  吴邪:“你单身。”
  
  安岩:“神荼比你家哑巴张好看!”
  
  吴邪:“激将法也没用,你单身。”
  
  安岩:“滚。”
  
  
  9.
  安岩暗恋神荼很久,久到自己都忘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他在学校上千人的操场上,能够一眼认出神荼的背影。
  
  他们认识,毕竟神荼身边的人,贝爷罗平甚至他们班班主任张天师,都是安岩的朋友。而他对安岩,实际上也不算很差。
  
  但是这个人总有一种莫名的距离感,他进一步,似乎对方就退一步,谅是他安岩使出了浑身懈数,这个人他就是,不!领!情!
  
  安岩抱着头扑通一声倒在了课桌上。
  
  生活从未如此糟心。
  
  此时此刻。
  
  隔着墙,神荼坐在座位上,哗啦哗啦的摇晃着手中的笔筒,吧嗒一声一支笔掉落出来。笔头出贴着的纸片上,龙飞凤舞写着两个字。
  
  大凶。
  ……
  他沉默了两秒。
  
  神荼开始认真的思考一个问题,安岩真的讨厌他?
  
  
  
  10.
  今天是神荼的生日。
  
  课桌上毫无悬念的堆积了花花绿绿的礼品盒,卡片从抽屉里一张一张重重叠叠抽出来。女孩子手里拿着信封脸色微红站在教室的门口探望着,神荼看了张起灵一眼,道:“找你的。”
  
  哑巴张安静的和他家吴邪发短信表示什么都没听到。
  
  神荼深吸了口气,把各种各样的礼盒都装进书包里,不想搭理任何一个人。他刚想把书包放回去,又想到了什么,把礼品盒全部拿出来一个一个看落款。
  
  出人意料的,没有安岩的礼物。
  
  冰蓝如海的眼微微暗下去,神荼皱了皱眉,把书包塞了回去。他已经做好了这个人给自己送恶作剧吓人娃娃或者一堆玻璃渣甚至送刀片的准备,却没想到这个人却什么都没做。
  
  平时他的生活总是被这个人打乱,现在他突然不出现了,他居然有一种严重的失落感。
  
  自己是不是疯了。
  
  神荼沉默地做作业,一言不发的看书。直到放学铃声打响,所有的人开始乒乒乓啷的收书包,安岩还是没有出现。
  
  他走出班级门口的时候,走廊外已经是空无一人。夕阳在远方的楼房旁露出半个角,橘色的阳光斜着撒落下来,洒落在他的身上,洒落在走廊的栏杆上,在墙壁上投下长长的倒影。
  
  晚风微微拂动额前的黑发。
  
  他想了一会儿,埋头迈步要走,只听到身后有个熟悉而倔强的声音,冷不丁的响起。
  
  “喂。”
  
  神荼停在那里,没再往前走了,却没回头,堪堪一个背影落在那里。夕阳在肩上投下暗橘色的光影。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是怎么想的,自己脑子还是乱着,但嘴却先开口了。
  
  “这次又想怎样。”
  不热不冷的语气,神荼一般和人说话,都是这样的态度。像空气中有一道冰凉透明的墙,将自己和别人隔离开来。
  平时他都是这样做的。
  但今天不知怎么了,话音刚落,他就恍然间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
  
  果然,身后的人的声音在发抖,安岩一字一句的说,声线还是在发颤。
  
  “我……我今天没来找你,没……给你……添麻烦……你很高兴是吧。”
  
  神荼:“……”
  
  他转身,黑发轻微扬起拂动垂落在额角,略略一垂眸,正视那张正盯着自己的脸。
  
  离得有些近了,他能看见安岩栗色瞳孔里倒影的自己,也是微微颤着,像汪在深深的水潭里。
  ——恍了一秒他才意识到,这不是汪在水里,那是真的眼泪。
  
  伸手几乎是下意识的,还没反应过来,胳膊处就传来一阵麻木的痛,安岩后退几步直接把他的手打开。
  
  “你不用跟我在这好一阵歹一阵的!”安岩抬胳膊抹了把眼睛,低头自言自语说了句丢人,转身就要走。
  谁料今天神荼算是铁了心不让谁好过,他转身还没迈步子就被对方一把抓住了胳膊,一阵大力把他拽了回去。神荼直接两手摁着他的肩膀,抵他在阳台的栏杆上不放他走。这一下倒好,自己每天做梦都在梦的栏杆咚成就达成,但安岩是真的被神荼搞毛了,他挣扎挣不开,一脚踩在神荼的脚上,像只炸毛的猫,愤愤的看着他。
  
  “神荼你他妈要怎样!”
  
  “我告诉你我是练过的!!”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撂翻你!!!”
  
  神荼皱眉道:“我有话要对你说。”
  
  “你个烂木头有什么好说的!!!好了我知道我是个好人现在松手我要回家吃狗粮我饿了!!!”
  
  安岩死活挣扎不开神荼两胳膊的钳制,不由得在心里暗骂自己学习不如别人连体力也被人家甩一脸这日子没法过了。他这一吼算是把自己这段日子以来的憋屈全喊出来了,眼泪汪在双眼连人都看不清,模糊一片,两条胳膊被神荼按着抬都抬不起来,擦都没办法擦。
  
  神荼低声道了一声别动,腾出一只手覆上他的脸给他擦眼泪。
  
  安岩不管不顾瞪着他一张嘴咬上去,含着不撒口。
  
  神荼:“……”
  
  他忍着手上的疼,只是道:“为什么放篮球的气。”
  
  安岩睁大了眼睛:“我……”
  
  他想了半天才敛下眸,眼神四下游移着不知道在看什么:“我……我想放就放了你来咬我啊!”
  
  神荼:“……”
  
  神荼叹了口气,道:“篮球是体育老师的。”
  安岩:“……”
  
  “我写了1000字检讨。”
  
  安岩:“……”
  
  神荼:“还有,为什么扎自行车轮胎。”
  
  “……你放学走太快了。”
  
  “我迟到了七次。”
  
  安岩:“……”
  
  神荼:“还有,为什么欺负阿赛尔。”
  
  安岩倏地抬头:“——是他欺负我还是我欺负他你可搞清楚了!”
  
  “待会儿放学别走是谁说的。”
  
  安岩:“……”
  
  安岩觉得自己以后可以和神荼从此一笑泯恩仇相忘于江湖了,感情今天他今天拦着自己就是来算账的。他承认自己做的有错,但是……但是……
  
  他靠着走廊的栏杆低着头,额前的发零碎的挡住了自己的眼,不知道从哪里的委屈像在心里堵着,层层而上,梗在喉咙里,憋的心口某处生疼。
  
  神荼还在说什么,他一个学期下来,都听不到神荼能说这么多话。
  
  这么多话,没有一句,没有一句是有用的。
  
  自己做的这么多事,没有一件,没有一件是有效的。
  
  他感觉自己像一个滑稽的小丑,明明自己的目标在东方的山头,自己却推着玩具小车追着西边的太阳越跑越远。
  
  神荼这个蠢……
  
  他深吸了一口气,喉腔里都带着颤音。
  
  他说:“你不是想知道为什么吗。”
  
  神荼怔了一下,他看着身下的人,没有说话。
  安岩慢慢抬头,眼眶还带着波澜的泪光,神情确是认真无惧。
  
  “你不就想知道我为什么无缘无故就放你篮球的气。”
  
  “你不就想知道我为什么无缘无故每天早上多走二里路只为了在你经常去的那家店买早饭。”
  
  “你不就想知道我为什么就为了能和你一起走一段回家的路就三番五次想要扎你的自行车轮胎。”
  声音在空气中发颤,情绪在言语中翻涌而上,安岩说话的声音本来是压着的平缓,此刻却绷不住的越变越大声。
  像是快要崩溃的堤坝,任由情绪的洪水不断上涨汹涌的扑上支离破碎的堤墙,越来越高,越来越难以支撑。
  
  “你不就想知道我为什么闲的没事的时候老是跟着你转!”
  
  “你不就想知道我为什么左打听右打听只为了和阿赛尔做朋友!!”
  
  “你不就想知道我为什么就这么针对你!!!”
  
  “你不就想知道我为什么明明知道你不喜欢我,还是控制不住要来找你——”
  
  安岩哽住了,他感觉自己的肩在控制不住的颤抖,连带着全身都在发颤,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任由它们在自己的脑海中翻涌,任由它们都决堤豁出去,他深吸一口气含泪喊到:
  
  “你不就想知道为什么我明明做了这么多错事,却还有脸现在在你面前说我喜欢你!!!”
  
  眼泪夺眶而出。
  
  “神荼你他妈!你——你他妈就是块木头!!!”
  
  神荼在那一刹那怔在那里,瞳孔微微放大,摁住自己的手也跟卸了力一般,僵在那里不动了。
  
  “从初中傻到高中是不是我不说你就永远不知道!!!”
  
  “还是你他妈根本不在乎!!!”
  
  “我活该!我活该每天都在想怎么引你注意!!我活该每天都做这些蠢事让你心烦!!!”
  
  “全他妈——”
  
  神荼不等安岩说完。

  他低下头。

  薄凉的唇,带着晚风的温度,覆上柔软的温暖。
  只是轻轻的触碰,像是有什么东西已经相连,纤细而柔软,萦绕在两人之间。
  
  他听到了有力而无序的心跳声,在胸腔里,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他的。
  
  安岩的大脑空白了几分钟。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死机了。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神荼已经一吻终了,那双沉蓝如海深邃的眼睛此刻正看着自己,眼底波澜,化开的浅淡温柔。
 
  
  他说:“够了么。” 
  
  安岩这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他的大脑艰难的开始运转。

  他只听到自己的心跳的快要爆炸了。
  
  神荼低下头,唇覆上了他的唇,对方的气息凌乱的扑散在脸上,清冽的味道。
  
  “够了么。”
  
  他在安岩耳边低声道。
  
  
  安岩的大脑终于开始正常运转,他艰难的抬起头,然后,一阵无名之火冲天而上,一时间无所畏惧恶向胆边生他一脚踩在神荼脚上两胳膊直接环上对方的脖颈把丫的头拽下来吻上去。
  
  “够个屁啊!!!”
  
  
  晚风。
  
  夜色。
  
  时光正好。
  
  
  
  尾声】
  
  张起灵最近过得有点糟心。
  
  他安安静静的给吴邪发短信,另一边神荼的QQ就开始闹腾。
 
  他把吴邪送来的书放在一边,神荼不声不响的把安岩送的毛蛋在桌上摆了一排。
  
  他给吴邪讲题,吴邪在旁边给他讲段子。
  
  神荼看着认真做题一脸“等我做完了快夸我牛逼”的安岩,等的实在是有些无聊,趁人不注意,低下头在他的耳垂边啄了一口。
  
  安岩腾地一声站起来,脸色发红,又迅速的坐了回去。
 
  张起灵:“……”
  
  他跟吴邪说:“我想换个同桌。”




        END.
  

评论(15)

热度(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