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苏安拉利卡

多多/川风
填一生,写的很慢

2017·终

也写个不像总结的总结好了
————————————————————

  一年结束了,平凡中带着点不平凡
  时间总是“嗖”的一下,就过去了
  
  非要说有什么成就的话,想了想值得自己称道的也是没有的。
  大概学会了写大纲吧?
  因为荼岩一开始开的几个长篇,《守门人》还有《刷巢》,它们前期的大纲都是模糊的,再加上电脑连那点子模糊的大纲都吞掉了,文章写到后期就很困难,怕收不住尾,所以就晾在了那里,至今都很抱歉意。
  
  后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终于觉悟了一般,下定决心要学会写大纲了。一生整理了大纲,将原本的剧情做了个大调整,可以说的是,一生原定的结局是BE,这本质是一个荼岩从美好的当初走到物是人非的故事,但是写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发现这两个人已经不可能BE了,他们的行为已经失去了剧情的控制,无论是神荼还是安岩,性格上都不会允许任何形式的悲剧,所以为了他们调整了剧情,希望这一生他们能好好的走到最后。
  
  新的一年先填了一生,这个是要出本的,把我关进去我也要出,没人要也要出,这大概是我在荼岩待着最好最好的纪念了。
  一生填完看时间先填《守门人》,它的后续剧情只有收尾,但是当时自己的笔力写不好,就隔着没敢写下去,写完一生把这篇初心之作填了。
  
  中间会穿插不定期掉落的短篇和段子,这些都不定,总的来说,和往年一样吧。
  

  2015年6月22日,高二下课,晚上5点40,因为等牛肉面无聊,我打开贴吧,开了第一个荼岩勇漫帖子。
  
  而如今2017的年末了,我依旧热爱勇漫,依旧热爱他们。
  

  或许这就是因果。
  噗,埋脸。

评论(19)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