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苏安拉利卡

多多/川风
他是我,最好的一个路人

《山神大人》

  
  山神大人说:“人累了的时候,躺在地上,山神大人会讲故事给他听。”

  山神大人有一片专门结故事的树,叫扶摇树,那树又高又大,漫山遍野,长在山涧中的树木矮小娇俏,树皮湿润潮黑;长在半山腰的树有着巨大撑开的绿盖,兀的打开来,像是一把把巨大的荷叶伞;长在山顶上的树高大而细长,像是一个个俊俏的小伙子,它们高高的插入天空,垂下一条一条细细的藤条,褐色的,很结实。猎人砍了这些藤条,拿回去编筐子用。
  
  这些树开花的时候,漫山遍野都是雪白,扶摇山被风吹过,那花瓣便一齐的摇摇晃晃,像是要飞走了。

  山神大人晃晃悠悠的提着竹筐子,左手拿着个小铲子,头上缠着红纱巾,弯下腰,去捡树下的果实。

  那果实漂亮极了,被阳光照过,流光溢彩,仿佛里面有着生灵,正在那巴掌大的地方勃勃跳动,快要飞进人的心里去。
  

  扶摇树的果实叫故事。
  
  山神大人是个很讲养生的人,这样漂亮的果实,他每天早上吃一个,中午吃一个,晚上吃一个。
  
  吃掉的果实,它的故事就结束了。

  所以山神大人在照看这些扶摇树的时候,都小心翼翼的转着,慢悠悠的选着,仔仔细细的轻轻拿起轻轻放下,生怕自己什么时候打个喷嚏,那树一摇晃——噼里啪啦,果子就都掉下来了。
  
  扶摇树,扶摇树,摇曳多姿,果实挂在上面,就像是在荡秋千。
  
  山神大人除了照顾这些扶摇树,他每天的工作,就是收集掉下来的果实,然后把它们装在筐子里,背在背上,踏着夜风潜入城市,去找那些等待故事的人。
  
  城市里的人好累啊,每个人都有他的累法。年轻的小护士一手撑着下巴坐在台前打盹,她的双眼是黑眼圈的暗。穿着校服的学生一手拿着教辅一手拿着笔在对答案,他房间的墙角放着一把吉他,已经落了厚厚的灰。老人戴着老花镜在一张一张的翻着过去的老照片,歪着头看着手里的大屏手机,费力的回想着儿子的电话号码。
  
  哎呀哎呀,快睡觉吧,山神大人在一旁催促着,你就算打了,对方也不会回复呀。
  你的宝贝儿子,现在正在外面陪人喝酒呢,他刚刚拿到一个晋升的机会,现在对谁都在赔笑,哪有时间理你呀。
  
  老人迷迷蹬蹬的愣了一下,他突然想到了今天好像是星期四,是老伴回家的日子了。

  他困了,手搁在躺椅上,头耷拉着,像一条抽了骨头的狗,慢慢的落下眼皮,慢慢的打起了呼噜。
  房间里静悄悄的,他腿上的照片上落着黑白的结婚照,那个年轻人清秀俊朗,笑的腼腆,是个温柔的模样。
  
  山神大人在一旁待了一会儿,他在一旁晃来晃去,时而看看他们家悬挂的媳妇儿的十字绣,时而看看空空如也的冰箱,他见老人睡着了。便在地板上坐下来,手伸进口袋里摸呀摸,摸出一个通透雪亮的果实来。
  
  “这个太年轻了吧?”山神大人唧唧咕咕道,随即又是一松气,“罢了,管他呢。”
  
  他将果实向老人一扔,微微的亮光,像是一瞬间没在了老人的怀中,那凝重而苍老的面容,开始有了几分笑容,连带着那张皱纹并生的脸,都温柔了起来。
  
  他看到了他年轻的模样,看到了她的亡妻,她说她明天就回来,于是每一个周四他都等她。
  
  山神大人还想看他们的故事,但是这个城市太大了,太大了,他匆匆的踏上窗外的风,在城市里游走着。

  他在风中蹦跳,向左脚多用力,就会往右飞,向右脚多用力,就会往左飞,如果一起蹦,就会降落。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一不小心就会撞在墙上的。所以山神大人每天都做一套广播体操,动动胳膊动动腿,要不然每个夜里这么蹦,他可吃不消。
  
  山神大人的故事,卖不够啊,卖不够。
  
  他给隔壁山头的大人打电话,听说对家生意太好,已经开了分区,从广东往广西开过去了。对方说那沿海的地方,每个晚上都有要故事的人,他们眼中带着笑,心里空荡荡,像是书上说的活纸人。
  
  山神大人吓了一条,这这这,你们不会为了生意害人吧?
  
  谁害他们了?对面的声音一下子拔高,我们做山神的,谁不希望有几棵好苗子啊?这活纸人就算送了再多的故事,最后成了树,也都是山涧里的树,没用,苦!
  
  听了故事的人,死后会化作一颗扶摇树,将他一生的故事,用整整一百年的时间,慢慢的缔结出来。

  山神大人拥有漫山遍野的扶摇树,扶摇树是山神大人的资本。

  山涧里的树,结出来的果实往往苦涩,只有山顶的树,才高耸如云,又高又大,落下来的果实,亮晶晶,像星星。
  
  山神大人每晚上都盼着山顶有星星落下来,可惜这段时间仿佛雾霾也雾进了人心,天上很久没有落下星星了。
  他饿。
  饿的踏风飞行,四处寻找美丽的灵魂。
  
  蹦蹦跳跳呀,带着假胡子的山神大人,不拿拐杖的山神大人,背着一个大竹筐子,在风里寻找他的买主。
  
  他找到了一只猫,那只猫可真安逸,谁在柔软的猫窝里,毛茸茸的头埋在颈侧,白猫,娇俏,像一团雪。

  然而猫是不做梦的,它也不能得到山神的果实。

  这个世间就是这么不公平,山神气鼓鼓的,为什么总把好处给这些不能生故事的东西嘛,你们怎么就学不会爱人!
  
  天快要亮了,该回去吃早饭了,山神在风中蹦达了两下,落在了地上。
  哎哟,脚刚一碰地面,他就绊了一跤。低头一看,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这这这,谁画的鬼脸!谁搭的小人!好丑!他怎么脸上还写着我的名字!
  头顶一声喵呜,大白猫揉着眼睛从阳台露出头来,它含含糊糊的说,是谁呀?
  
  原来猫还会说话!山神诧异,这真是没想到。
  
  不不不,猫说,不是所有猫都会说话的,我是一只老猫,我快要死掉了,所以你们山神,我才看的见呀。

  山神奇怪道,你们猫,原来这么厉害的吗。

  老猫得意的摇了摇尾巴,抬着下巴道,到时你们山神,真是无聊极了,天天晚上飞来飞去的送故事,也不能给那些人帮忙咯?
  
  这果实呀,只是梦而已。
  
  山神说,人醒来以后,还是要往前走的,孤单的时候有梦陪陪他,不是很好吗?
  
  所以,猫说,你也是没人陪,所以才早上吃一个梦,中午吃一个梦,晚上吃一个梦咯?
  
  山神生气了,你这人——你这猫说话真——
  
  老猫喵喵叫了两声,很恨的说,哎呀呀,嗓子都哑了,本猫当年,可是一代猫王呢。
  
  山神说,你们猫才没资格说我们呢,你们整天就知道吃。

  猫说,那可未必,你呀是真不懂,我们猫做的事情,可比你们山神伟大多了。
  

  山神咦了一声,又听见猫说,我们啊,一直陪着人们哦。
  他们累的时候,他们开心的时候,我们一直陪着哦。就算是生病了,就算是老了,就算是要离开了,我依旧陪着人们哦。
  
  山神说,一个人走,不才是人的本质吗,人呀,只需要梦陪着就好啦。
  
  猫歪了歪头,说了声是吗。
  
  山神说,我过两天再来看你,到那个时候,说不定你已经能够尝尝梦的味道了也不一定。
  
  没有过多久,那只老猫如它所说,安静的离开了猫世。
  
  过了一年,山神有一天摘果实的时候,意外的发现了山顶的树底下,出现了一个洞。
  
  这真奇怪,不是树,是一个洞,山神心里紧张,以为好不容易培育的树生了病,他慌慌张张的埋下腰往那个洞里瞧,里面一片黑,什么也看不到。

  哎呀,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时候,洞里传来了一声细细的叫声——喵~
  

  咦?
  咦咦咦咦咦?
  

  山神心里一下子有什么东西提了起来,只感觉心在扑通扑通跳着。只见洞里有什么东西小小的,软软的活物,正在慢慢的乱转摸索着。过了一会儿,一只粉嫩的小爪子抓上了树洞的边缘,然后又是一只爪子。
  洞口毛茸茸的,探出一只小猫的头来。
  
  呀,山神大人。小猫奶声奶气的说,有我陪你的话,你就不用吃故事了,对不对?
  

  山神愣住了,他愣了半响,突然想到了什么,一下子红了脸庞——
  你这只猫,说好了过几天来看你,你怎么变得这么小了!
  

  他叉着腰,一点都不开心。

  
  猫摇了摇尾巴,山神大人,你们呀,真是口是心非。
  
  不对,不对。山神一边恨恨的生气,一边想。
  

  这样以来,我也有故事了呀,等我死后,会变成扶摇树的。
  
  是吗?小猫蹭蹭山神的脸,和山神一起望向深夜的星空。
  只见天际一片透彻浩瀚的星海,天际扶摇高耸,随着风微微晃着,落下一片星陨来。




END.

评论(10)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