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苏安拉利卡

多多/川风
他是我,最好的一个路人

【随笔】魔术师

  有天,我问她,什么是爱情。
  
  她给我在纸上写了几个字,晨光,夕阳,回家的路,她说,这些景色,你只想和他一起看到,这大概就是爱情。
  
  我没说话。
  
  她半响后又道,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没有,我说,没有。
  
  她说,你怎么又想起这种事了,是鸽子不好玩还是魔术容易学,恩我的魔术师?
  
  我笑着把礼帽摘下,道,我的下一个魔术,想演绎的东西,大概就与其相关。
  
  啊,爱情这种东西,可不是好演绎的。她说,或者说,爱情这种东西只需经历,又何必去刻意演绎呢。
  
  我笑道,这个世界上求不得的东西太多,可不是每个人都有那个福气经历到想要的爱情。
  我们魔术师,由此才获得了生存的意义。
  
  说着,一只鸽子从我的礼帽中扑棱棱飞出来,雪白的羽毛在空中刹那间扬起,然后慢慢地,轻飘飘落在我的手背,又转瞬即逝,滑落下去了。
  
  那么,这一次又是谁,想要演绎一段求不得的爱情?她歪着头道,眼睛一眨一眨的,倒映着星光。
  
  我看着她,久久没能说话。
  
  
  你,是你啊。
  
  
  我的天使。
  
  
  你就是我最大的魔术,你就是我最求不得的爱情。
  
  我看着你无法触碰,但我爱你,因为我想陪你看日出,想陪你看日落,想陪你走回家的路,这一切一切,都只想你陪伴在我左右。
  
  哪怕,你的存在只是一个幻影。
  
  
  她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又歪过脑袋审视自己的全身。最后笑了一声,看着我,眼神波澜。
  
  她从桌子上跳下来,三两步扑上前来,给了我一个巨大的,难以奢求的拥抱。
  
  
  我的双手在颤抖,拥抱她像是花了我毕生的力气。
  
  
  她娇小的身影在视线里模糊,温软的拥抱在刹那间空荡消失,我扑了个空,什么都感觉不到,只能在仓皇间抬头。
  
  
  触目所及,白鸽在房间内盘旋飞翔,她的衣服滑落摊在地上,我站在那里,安安静静的,感受着魔术最后的余音。

————————————————————
每天都在想一些奇怪的事情

比如什么才是爱情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