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苏安拉利卡

多多/川风
填一生,写的很慢

《荼爷别闹,滚去刷巢》——贰拾陆·遇刺

我拖更我对不住党对不住人民】
我知道剧情都快掉线了】
身残志坚填一段时间的坑】
——————————————————————

  安岩虽然在游戏论坛里时常看到上界大佬分享有关神圣天堂的消息,但毕竟没有到过,宫廷中这些NPC的信息了解的也十分有限。他只能猜测守护神大概是皇室的一种崇拜现象,而为什么与他有关,那大概就只有自己身上的那个任务知道了。
  他既然说自己有守护神的味道,那任务也必定与其有关。想到这里,安岩忘了自己作为侍从的礼数,直接探身上前道:“能详细解释一下么?”
  
  艾维斯反倒不答了,只是笑一笑。这一笑是不得了,安岩只听到身后一阵惊天动地盘子摔落在地的声音,回头一看,透明的琉璃碎片溅开一地,那侍女脸色绯红,一面惊慌失措的蹲在地上收拾,一面还偷偷望着皇子,全然当安岩这个大活人不存在般,眼睛里就只剩下那抹笑了。
  
  安岩:……
  好,很好,一个男人,美的惊天地泣鬼神,我服气。
  
  这位皇子把他请来,应该是任务走向,安岩知道了这一点后,满心的狐疑戒备就少了几分。但这位艾维斯不愿在这等人多眼杂的地方谈事,只请安岩到外面去,这就让人很难办。安岩环顾四周一圈,本来在不远处站着的阿佳琳此刻也不知道去哪里了,凯瑟琳妇人的身影被重重舞蹈的人群遮挡,只是若隐若现,神荼这个人,本来该在舞池边上的,现在也找不到人。安岩给他发了个队伍信息,对方一时居然没回答,只等他快把聊天框戳爆了,另一头才发过来一串省略号。
  【队伍】郁垒:??????荼爷
  【队伍】郁垒:?????????
  【队伍】神荼:……
  【队伍】神荼:?
  【队伍】郁垒:我这里好像有条线,不知道会走到哪里,你要是没事,就过来和我一起?
  【队伍】神荼:这里也有一条
  【队伍】郁垒:……那……双线?
  【队伍】神荼:恩。
  
  半响,安岩跟着艾维斯走出城堡大厅,迎面感受外界露台上的凉风时,才又收到神荼短短的一则消息。
  【队伍】神荼:注意安全。
  他就着夜风站在石阶之下,对着聊天框,明知道对方看不到自己的表情,还是勾了勾嘴角,心里暗暗念了一声矫情,他安岩走南闯北的时候,还没神荼这个人呢。
  
  脑海里的孽龙打着呵欠道:“得了便宜卖乖。”
  “……你闭嘴。不是睡觉么——睡你的去。”
  【系统提示:共生孽龙好感度-1】
  
  ……自己的想法全被另外一个人看见这种设定真是很想殴打系统三百遍。
  【系统提示:滚】
  
  艾维斯的皇家马车早已经备好停在城堡下的道路上了。从露台的垛口向外能看到金色的马车篷顶,身着白底金边骑士服装的侍从手持腰胯侧的长剑,整齐有序的站在台阶侧。见到艾维斯皇子,远远地就是标准的军礼姿势。艾维斯领着安岩下行,没有走两步,只听到身后远远地传来了人群的尖叫声,就生生脚步停在了那里,安岩也挺住了,他们互相对望了一眼,一同迅速回头向身后的舞池大厅望去。
  耳畔乍起的是身后大厅内部人群的吵闹声,嘈杂混乱如同煮沸的汤水。原来灯火通明的大厅此刻黑得彻底,所有的大开的窗户里面都是暗的——有不少慌乱的贵族一时间丢了理智,跌跌撞撞的从侧门跑出来,脸色苍白,手撑着露台垛墙喘气,全身都还在颤抖。
  
  这两个人心中都是猛地一沉,出事了。
  此刻的安岩脑子里想到的第一件便是神荼有没有事,只觉得全身气血上涌哽在喉头想要往里冲。但艾维斯一伸手拦在了他面前,侍从闻声而动,迅速的上前站在他们两人前面,形成了一个银色的半包围圈。
  
  安岩完全没有想到,这一个大乱子,本身就是神荼捅出来的。  
  

  在安岩和艾维斯皇子谈话的时候,另一边的神荼收到了来自系统的消息提示。那时他一手端着方糖白瓷盘站在凯瑟琳之后,只听到耳畔轻轻的滴了一声。
  
  【系统提示】执行凯瑟琳夫人安排的任务。
  
  该来的到底还是会来。
  神荼上前一步,将手中的托盘轻放在夫人身前的沉香木圆桌上。只听得身旁倦怠的老妇人低声道:“我许久没有见亲弟了,今日不知怎么,他也不在。你将这酒拿去交给他,带我问候他可还康健。”
  
  说着,凯瑟琳夫人懒懒的摆了摆手,神荼会意将桌上的酒杯拿起,放在新的金边托盘上。
  凯瑟琳夫人口中的亲弟,自然是当今国王卡西莫斯。她是当今国王的姐姐,是这个皇室备受尊崇的人物。不亲自去面见国王,随便派一个侍从去打发,这样的事,也只有她做才不会引人非议了。
  
  凯瑟琳夫人看着舞池里,杰兰妮公主旋转的舞步如同盛放的玫瑰,再没有任何姑娘能比她更加迷人。所有的男贵族,特别是年轻的贵族,焦点都落在这一朵骄矜的小鹿上,她转身回步时,纤长雪白的脖颈微微下垂,眼睫仿佛能扇起星光。将整个舞池都被她如同火焰点亮,也同时点亮了凯瑟琳夫人年迈的双眼,她的视线早已不如当初明亮,整个舞池近乎都是阴霾,只有那一抹红色,炽烈勃勃,凯瑟琳夫人望着她,露出了这位庄严的传统贵族所不常有的微笑。
  
  神荼已经走远,他手托着金边托盘,紫色半透明的酒液在晶莹的玻璃高脚杯中晃荡着。
  他从舞池一侧的小门拐出去,按着系统提供的引导地图,穿过一条挂着历代帝王相的回廊,守卫听闻他是凯瑟琳夫人派来的人,转身执剑为他引路。再往前走,地面便不是冰凉厚重的黑曜石了,换做厚厚的皮毛地毯,是从遥远的北方森林猎取的紫貂和其他的野兽的皮毛。巨大的烛台在两侧的石墙上悬挂着。守卫领着他穿过长长的通道,走到快要到的时候却停下了,对神荼略略行了礼,便反身离开。
  
  神荼往前,到门前时,门是大开的,可以看见里面的大致情形。
  
  房间空旷,富丽堂皇,大概是国王殿下的起居室,这也是件不寻常的事。今天本来是皇家舞会,国王就算不出面,也多半应在与好友贤臣一起作乐闲谈,独自待在这里,不大符合常理。何况,这厅内如此安静——应该说,是过于安静了。
  安静的不像是有人存在。
  
  神荼心里微沉,他想起了任务的内容,没有抬头,只是垂眸道:“凯瑟琳夫人特使,特来拜访国王殿下,祝国王福寿安康。”
  
  他站了许久,没有听到回音。便又重复了一遍——“凯瑟琳夫人特使,特来拜访国王殿下,祝国王福寿安康。”
  
  
  房间内传来了一声极低而年迈苍老的冷笑声,这声音已经嘶哑,包含痛苦,突兀的响起,让人心头一跳。
  
  神荼此刻顾不得那么多,登时便冲了进去,站在空旷的房间内环顾了一圈,隔着烛火,看到了不远处坐在宝座上,头戴皇冠的年迈老人。
  
  他的瞳孔猛张,手中的托盘差点不稳,下意识的就要用探知技能看周围的情况,谁料到技能栏一片灰色——这里是魔禁领域,未经允许,一切魔法都无法施展。
  
  “你不用探查……”老人皱着眉,眼睛紧闭。他没有动嘴,那张嘴已经灰白枯死下去了。响在神荼耳边的,只是念音,是通过国王脑海传达出来的。即使是念音,也极轻,带着颤音,像快要破碎的旧弦。“没有……人了。”
  
  【剧情】我看到了……我看到了国王,像一条快要渴死枯竭的鱼,他坐在那里,头颅无法承受王冠的重量……而这四周,居然一个侍从都没有,这是一场阴谋……凯瑟琳夫人,究竟想要做什么?
  
  神荼脑海里瞬间闪过了他与安岩的第一次任务,想到了忘川草,想到了忘神谣,想到了沉风夫人想要做的事,他的心里先是一沉,紧接着他大踏步上前,将手中托盘放置一边,酒杯倒下,酒液跌落在地,溅开一地的白烟。
  
  【剧情】(国王)福寿安康……我的姐姐,真是好讽刺……
  
  这不是忘神谣,神荼走近后才下了决断。忘神谣会使人陷入幻觉随即暴毙,而现在的国王虽然濒死,意识却很清醒。这大概是另一种圣级的毒药,其药性烈到可以剥夺国王的感知,封禁他的法力,摧残掠夺他的身体和生命。
  
  “你……是来杀死我的。”国王的念音更加微弱了。
  
  神荼单膝跪地,用念音回答他:“下臣大概是来顶罪的。”
  

  老人没有血色的嘴唇吃力的勾起,露出一个极其讽刺而绝望的笑容来。他花白的头发脱落在地上,一绺一绺的带着血痕。

  
  这四周一个侍从都没有,说明这附近受到了强有力的控制。这是一场蓄意谋杀,但神荼现在单膝跪在国王面前,如不出意外,他将是最后一个面见国王的人。凯瑟琳既然让他来这里,就相当于明目张胆的向他展示她的罪行,如若不然,这件事也必定和凯瑟琳脱不了干系。而这个权倾一时的老贵族,是绝不会让这种事发生。
  

  他和国王都明白,他现在在这里,就像一头即将待宰的羔羊,很快就会成为谋杀国王的牺牲品。
  作为一个下界的人,他的来历可以很复杂,任人编造。而他谋刺的动机,在绝对的权势面前,也不过是随意落笔,无从纠缠。
  

  “杀了……杀了凯瑟琳……”
  
  神荼霍然抬头,他看见国王苍老枯寂的双眼在剧烈的颤抖着,带着浑浊的水光,是最后极其毕生精力的仇恨的目光,他耳畔又响起了国王的念音。
  
  “杀了……凯瑟……去拿……诏书……”
  
  神荼回头,此刻已经不容他多想,他迅速的起身扑向国王的大檀木桌,捡开画册和其他无关的书籍,按照国王的指示翻出白底金色裹边的卷轴。他一面往回走一面打开卷轴的封底,待看到内容的时候,眼皮不禁上抖了一下,他看向国王,此刻这位老人已经顾不得许多,颤着念声请求神荼从他的袖中拿出皇印。
  
  国王的诏书,有了皇印方才做效。那是从天上的星陨中截断的一块带有神秘魔力的碎片,被打磨成为皇印,历代传承,与历代国王都有着血印传承。只有通过国王的手按下的印,才具有真正效用,在诏书上留下痕迹。因此,神荼拿出了皇印,只觉得手上一沉,依旧把这块印交到国王的手上。
  
  老人的手早已如同腐朽的枯木,枯萎无力地仿佛下一秒就要断掉,但它分明还在颤抖着,是这个国王最后的挣扎。
  他的手一点一点的吃力的握紧手中的皇印,印章渐渐翻出了蓝色如同星空般的光芒,零星的仿佛萤火碎片。他要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拼尽所有力量,去完成这最后一件事。
  
  那封还没来得及颁布的诏书,上面的命令很简单,很惊人,但却不令人诧异。
  这是一封追捕处决的诏令,是面对皇城禁卫军发出的,这是国王手下最信任也是最得力的军队,对象是凯瑟琳,沉风夫人,是他的亲姐姐,是他曾经最信任的人。
  
  怀疑的种子早已经埋下,但国王始终将它潜封在寝宫。他一直拖到现在还没有落手解决,也是因为念及情深,留有怀疑。他一直派遣自己的护卫队暗中调查,想要弄明白凯瑟琳为什么要这样做,而事到如今,却是无能为力,他只能将希望寄托于这最后的一瞬间,只愿自己的生命之火能够再蹦出一点火花,好让他有足够的力气,来按下这枚诏令。
  
  
  门外传来了兵器与衣甲快速跑动的声音,不是一个,而是一群,步伐混乱而急促,越来越大,迅速的拉近着。神荼皱眉,果然,他们开始收网,一旦现在他们闯了进来,后果估计难以预料,他们必须迅速离开。
  
  情况已经刻不容缓,但国王拼尽全力要下的最后一道诏书还没有完成。蓝色的灵能稀薄如烟,从枯竭的手隙中分散落下。
  
  神荼看到了国王的手,心中又不免暗暗一惊。
  
  这不是一般的手。
  
   一个图案,一个纹章一般的模样。在国王施用法力的时候,纹章就浮现出来,泛着蓝色的暗光,深深地嵌在枯黑的手背上,似龙非龙,扭曲而又诡异,令人难以忘记,印象深刻。
  
  
  然而神荼的重点之处尚不在这里,让他疑虑陡升的,是这个纹章,实在太过熟悉,熟悉的让人心悸。
  
  耳侧滴了一声,系统提示。
  
  
  【系统】(剧情)这是……神荼印?

评论(6)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