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苏安拉利卡

多多/川风
填一生,写的很慢

【知乎】恋人亲戚太多是什么体验·下

本来欢脱丧病的梗拐的边儿都没了】
怪不得以前老师说我作文爱跑题】
写完这篇就休息啦】
安静的等B萌】
嗷】
——————————————

  神荼从第二天清晨开始和我一起带孩子,这十二只阿赛尔设定上的年龄都比正常的阿赛尔小些,闹起来如同排山倒海此起彼伏。我只来得及对着镜子胡撸胡撸头发,便奔出去把客厅里闹腾的射手阿赛尔拎回去穿衣服——这小孩精力旺盛已经掀了三个阿赛尔的被子。神荼洗漱完毕的时候,所有阿赛尔都软趴趴的像猫一样在客厅里面坐好了,灶台上的火苗舔着煲粥锅的锅底,已经有白气从顶部的透气孔冒出来。十二个小碗摆成一排,放在台子上。
  
  也是奇怪,在神荼没来之前,我对于这十二只熊孩子那是真的力不从心,但是自从他来了以后,明明我还是忙里忙外各种疏漏,却不那么着急着想要完成任务。好像有他在旁边,哪怕只是站着,都能让人放心起来。
  
  好像还巴不得这样的日子多过几天似的。
  
  而且,从我认识神荼以来,还一直没见识过这个人照顾孩子的样子。这次也算是个机会,说不定还能留几个黑历史以后可以拿来调侃他。毕竟这个人平时干的都是些走南闯北提刀上阵各种装逼的事,真让他拿起奶瓶头上扎个头巾唱摇篮曲……我甩了甩头觉得画面太毒不能害了我自己的脑袋。
  
  但事实证明我没看走眼,神荼骨子里是温的,不冷,不热,他给巨蟹阿赛尔喂饭的时候,那双眸低垂着,仿佛能落下星星。阿赛尔们围着大茶几坐着,每个人前面放着盛粥的小碗,虽然混乱无序各种事故,却也比我平时一个人照顾要好得多。
  
  我埋下身,逮住白羊阿赛尔黏糊糊的小手,给他擦嘴。顺便拉长了声音警告想要把稀饭涂在我背后的水瓶。狮子阿赛尔老早就想出去玩了,带头摔碗往外跑,我一时间腾不开手,就叫了声神荼。
  
  只听得嗖的一声,神荼头也没转一下,一道黑影瞬间在我视线中划过,带着凛冽的风生生定在了狮子阿赛尔面前,惊蛰的剑身死死地插在墙壁上,风扬起了阿赛尔的发,那剑柄还微微颤抖着。这换了谁都是一个激灵,更别提是个小孩子了。我还没晃过神来,狮子阿赛尔就哆哆嗦嗦溜了回来,坐在座位上身体正直要多标准就有多标准。
  
  ……这武力压迫很……好。
  
  等到神荼把小碗全部垒起来,一手拿着抹布擦遍地狼藉的茶几的时候。我已经把故事书扒拉出来堆在了沙发上。金牛阿赛尔坐在地毯上看动画片,狮子和白羊在早蹦哒到外面去了,天蝎和双鱼这俩应该在楼上,水瓶坐在我旁边,手里举着筷子,假装那是魔杖,在空中挥舞着嘴里呜哩哇啦在念什么奇怪的咒语。巨蟹自然又缩回了小帐篷里,安安静静的。
  
  处女阿赛尔也坐在沙发上,我想讨好他来着,摇晃着故事书说我给你讲故事好不好。
  处女阿赛尔高冷的给了我一个再见emoji。
  
  我也没觉得闹心,把书抽出来翻开,连续翻了几页又合上,道:“要不给你讲点别的?”
  
  处女阿赛尔连emoji都不给我了。
  
  我清了清嗓子开始讲:“话说多年以前,有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在燕坪的公交站台上准备去面试找工作。这个大学生啊,长得一表人才,才识也过人,那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我见没有哪一只阿赛尔理我,就顺着把剧情拐下去,道:“这时候,突然有一个人站在了马路中间,硬是把那公交车给拦住了,你猜那是谁?——就是你哥。”
  
  处女阿赛尔嚯的一下抬起头——得,重点在这里。
  
  我顺着讲,从被他拽下公交车讲到和他第一次下墓,中途还唱了段鸳鸯茶。这下不仅是处女阿赛尔在听了,不知道什么时候金牛阿赛尔也停止了摆他的积木,连带着好几只一样的小脸都靠在我旁边,睁着大眼睛听我讲故事。
  
  “那个尸蛟啊,看着吓人,实际上完全不足为惧,现在放我这儿啊,一枪就让他老实了。不过我那个时候还没这么厉害,我就一直跑……你们哥也不来帮我……”
  
  旁边有人听故事的感觉特别好,我像个说书的,一边想一边说,把那些陈年旧事都翻出来。后来神荼洗完碗,也没摘围腰,就穿着那白肚兜似的,靠在我身后的沙发上,由着我讲。
  
  我每讲一句,就道一声,是吧神荼,然后荼爷就嗯一声,跟捧哏似的。
  
  “丰绅这人跟横店影视城跑出来的一样,看见我就想插,是吧神荼。”
  
  “嗯。”
  
  “……你们哥,当年动不动就消失,我一路找他,还把他的表情包印在了体恤上,是吧神荼。”
  
  “嗯。”
  
  “……其实我觉得平时我应该在上面,是吧神荼。”
  
  “不对。”
  
  ……你为什么不嗯了!!?
  
  处女阿赛尔哼了一声,天蝎拽着双鱼跳下沙发就往回走,阿赛尔们纷纷退散,我嘴里哎哎哎我还没讲完呢后面更精彩啊我还没说贝希摩斯那点事儿呢哎哎哎——
  
  神荼没说话,我回头看见这人居然在笑,上去踢了他一脚——“笑,带孩子去。”
  
  
  午后的神荼家,是阿赛尔们最会搞事的时间,我直接撂摊子把任务交给神荼自己午睡去了。醒过来的时候看着五颜六色的天花板感觉自己仿佛穿越。
  
  这抽象派的画风是怎么回事!
  墙上是油漆桶泼上去了么!?
  
  我掀被子糊着自己脑袋跑下楼,一路上地上颜料斑斑驳驳落了一地,只看见客厅里有几个面相奇特的人,一大多小,花花绿绿。水瓶阿赛尔手举着画笔一脸嘿嘿嘿看着我躲到沙发后面去了,我心里一抖擞,看见神荼面无表情生无可恋的脸。
  
  ……我盯着他。
  
  忍了两秒。
  
  噗嗤笑出声。
  
  
  妈的这简直比当年我打印他的表情包还扯,我弯下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个没完直到神荼忍不了了站起来——我忙连退两步喊到:“你们哥要发招了,跑!”
  
  阿赛尔们呼啦一声鸟是的全散了,我转身就往二楼跑,隔着楼梯对他喊:“恭喜你大佬,脱下凡尘了。”
  
  他抬手抹了把脸,看着我挤出两个字:“叛徒。”
  
  
  
  我不知道密宇的时间流速是怎么设置的,我和神荼在里面呆了不短的一段时间,每天的任务大概就是和黑恶势力作斗争,黑恶势力特指阿赛尔们。这群小孩虽然性格都不太趋同,有一点倒是一样,明明心里在意他哥,等到神荼想要接近他们了,一个个又跑的比谁都快。神荼不搭理他们,分分钟又各种捣乱成功引起他哥的注意。
  
  神荼有天晚上在床边坐着,我问他阿赛尔到底是怎么想的。
  
  他想了想说:“大概是信任。”
  
  看我一脸懵逼,他又补充了一句:“他怕失去。”
  
  我哦了一声,明白了。
  
  想了想自己以前父母,突然没什么好说的。神荼靠过来揽上我的肩,道:“没事。”
  
  “我知道。”
  
  
  
  接下来的几天证明,这个密宇真的不是专门给我设定的,妥妥的目标就是神荼。
  
  我就看着我男人左手一只熊右手一只熊提菜一样拎着走甩在沙发上没收他们手里的能源枪。然后又是瞬移把射手阿赛尔从屋顶上薅下来。他脸上的颜料还没洗干净,我看着就想笑,忍着假装自己在乖巧的看电视。
  
  
  而所谓的攻略任务,随着时间发展也有了线索,中间有很多事情我都略过不谈,反正这么长的答案写了又没有稿费……不】
  
  我只讲印象最深的。
  
  巨蟹阿赛尔喜欢待在帐篷里,我在前面说过。
  
  神荼在他的帐篷小门外等了好几天,都没有对方的回音。后来晚上,他在客厅就着钢琴弹了一首coming home,整个屋子的阿赛尔都安静的聚在了一起。
  
  我把白羊阿赛尔拎起来搁在神荼旁边,他一开始不情不愿还想搞事,而当神荼将他的小手按在琴键上的时候,这个熊孩子整个人都顿时消停了下来。
  
  我看见巨蟹阿赛尔的脑袋从小窗冒了出来,那双大眼睛看着飞舞的琴键与指尖,眨了眨,一直没说话,就那么没声的看了很久。
  
  然后他缩了回去,帐篷拉链拉开了,这个孩子从他的小窝里钻了出来。
  
  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果然有的时候,血脉相连,纵使中间横生挫折误会,也敌不过内敛之间的联系。
  
  阿赛尔他,本质上不就是个兄控嘛。
  
  音乐结束的时候,神荼手覆上白羊阿赛尔的脑袋,低声道:“我不会离开了。”
  
  
  白羊阿赛尔下意识的想要打开他的手,扭了几下终究是没动。他抬起头看了神荼一眼,犹豫的咬着下嘴唇道:“……那……拉钩?”
  
  他不会离开了,这个人说话简单粗暴直接,来的却比很多大段大段的惊天地泣鬼神肺腑之言来的有效的多。
  
  我看见一大一小的手指相扣,修长的骨节下是软软白白的指尖——这两只手当年也曾兵戎相见,但好歹是现在,他们连在一起,很简单的仪式,却意义深远。
  
 
  有天晚上神荼对我说:“阿赛尔其实不讨厌你。”
  我啊了一声,说你怎么知道。
  
  他没吭气,在我的手心里勾了一条鱼的轮廓,我抓住丫的手,道:“这关双鱼什么事?”
  
  神荼看着我,我看着他,看了一会儿,心里渐渐明白起来。
  
  “卧槽。”
  
  我又想了想,低头笑起来:“他居然这么想我?”
  
  这里的阿赛尔人格,在现实里都有所参照,比如巨蟹座的帐篷是兄弟二人间的间隙,处女座的毒舌妥妥的是他对我敌意的折射。但我没想到这天蝎双鱼是以我和神荼做原型的,感情我这么些天吃的狗粮,全是我自己吃我自己?
  
  我对神荼说:“你没来的时候,我最闹心的就是天蝎。果然没错。”
  
  神荼没说话,一伸手按着我脑袋躺下去,临睡前吻了吻我的眉间。我往前蹭了蹭,靠在他肩边,问你说阿赛尔会不会现在在屏幕面前看我们?
  
  神荼盯着我思考了一番,伸手一撩被子把我们两个盖了起来。
  
  
  
  然后,嗯,就出去了。
  
  
  从密宇中醒过来的时候看见的第一个人就是阿赛尔,丫叼着旺仔牛奶坐在屏幕前的转椅上,面无表情,仿佛吃了一吨狗粮已经无可救药。
  
  得,估计这小孩是真的从头看到尾。
  
 
  神荼走上前去抱住他,他没吭声,小小的一只,头磕在他的胸膛。
  
  我上前手覆上他的背,他抬起头来瞪了我一眼,随即又好像想到了什么,又犹豫迟疑起来。他的瞳孔慢慢眯起,眯的我心里警铃大响,这是这小孩标准的危险眼神,一旦出现这个表情,就说明他又要搞事情——
  
  阿赛尔露出了神秘莫测的微笑,他道:“嫂子。”
  
  
  woc?
  
  ???
  
  
  你有种再说一次?????
 
  我跟神荼说:“我还是好想打他。”
  
  神荼不理我,摸他的脑袋:“乖。”
  
  ……喂!
  
 
  
  
  
  没了,就是这样。
  
  (???赞同) (???回复)
 
  ————————————————————————
  
  【精选评论】
  ·我们至今不知道阿赛尔到底有没有看到你和神荼的直播avi,我觉得应该出个问题好好问一下。@阿赛尔(233赞同)
  
  (阿赛尔回复楼上):没有,滚,没有。
  
  ·答主你中间略过了好多攻略的剧情!!!不服!!!(104赞同)
  
  ·我就坐等阿赛尔以后把神小岩带成熊孩子,看戏jpg.(96赞同)
 
  ·答主不对!你怎么和关根一样在破呼上回答从来都跑题!!(123赞同)
  (郁垒回复楼上):不管,咬我啊。

  ……
  
  END.
  
  
  
  最后附录:
  
  【知乎】自家亲戚天天当着自己的面撒狗粮怎么办?
  
  阿赛尔:不要邀我,不回答,走开。

  

评论(13)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