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苏安拉利卡

多多/川风
填一生,写的很慢

【知乎】恋人亲戚太多是什么体验·上

没写完分两段……(划掉)
又名·决战吧,黄道十二宫阿赛尔

搞事文无逻辑ooc来自群内的梗瘫在地上。
捂心。

—————————————————————————————

  如题,因为我另一半一直都是一个人。
  
  没亲戚,遇见我之前一直单身打光棍。
  
  遇见我之后就是两个人一起走打双截棍。
  
  所以有的时候在想,如果另一半有很多亲戚是什么感受。
  
  很有趣么?
  
  有小黄鸡有趣么?
  
  有下墓有趣么?
  
  肯定比床有趣。
  
  摔笔。
  
  
  (817个关注)  (419个回答)
  
  
  ————————————————————————
  【郁垒】
  
  谢你的邀。
  
  我先说一句题主你说你另一半没亲戚张海客现在已经在提刀来的路上了。
  而且想知道这个问题你倒是问你的另一半啊你看你二叔三叔九门亲戚的。
  我估计你想问的是血亲。
  弟弟妹妹的那种,几乎每天都要见面的那种,自己找虐的那种。
  
  那我应该还能答,而且字字见血的答。
  
  这事儿我已经憋了很久。
  
  我知道,你们都知道,神荼有弟弟,我懂,我理解。他的弟弟有那么几分熊,我懂,我接受。但是他刚开始和我见面的时候,那真的是一脸“你是哪根葱站在我哥旁边”的表情,后来情况慢慢好了,互相认识熟悉了才算好些。
  
  以前神荼这哥俩之间有误会,而且扯得很大,以至于一度这两人反目成仇。现在消停是消停了,两人的关系却也没回到从前,很微妙的互相关心又互相死怼的感觉。这就让我很蛋疼了,我举个例子,大家吃饭,神荼炒鸡蛋,阿赛尔切西红柿,你先动哪一盘的筷子——我选择自己扒饭。
  
  那个时候我和阿赛尔刚认识,准确的说是阿赛尔刚刚得知我和神荼关系没多久,这小孩还对我保持敌意的时候。他是一个熊到两手掀起八分浪的人,当年帝国余辉的阴影犹在,但是我那时候不知道怎么想的,做了一个极其政治错误的决定——和他杠。
  
  家有亲戚,比你小的那种,千万不要和他们杠。
  
  除非你有8L限量旺仔牛奶把他灌醉——不】
  
  诸如早上起来掀丫被子,看个电视抢他台,揽着神荼胳膊不撒手之类的事。阿赛尔是个执着的人,他和你杠永远比你有招。比如在xx网游上给我放个通缉令什么的直接把我杀回一级,再比如在我和神荼说话的时候拆台,再比如逢年过节送你奇奇怪怪的礼物,一打开就会炸的那种。
  
  啊……还有更多的只能说往事不堪回首。
  
  神荼不在乎这些,他说他相信我。
  
  ……相信你妹啊!你倒是收拾你家崽一顿啊!好过分的啊!你看我手背上被画的小王八!
  
  后来,结果,最后。
  
  我知道你们大概想看我是怎么收拾熊孩子的,但我还真没有……
  
  他给我设置了一个密宇。
  
  阿赛尔给我设置了一个密宇。
  
  这是我见过最丧心病狂的密宇。
  
  密宇背景还是模拟现实,只是神荼有12个弟弟。
  
  他们分别叫。
  白羊阿赛尔。
  双鱼阿赛尔。
  巨蟹阿赛尔
  天秤阿赛尔。
  
  ……
  ……blablabla
  
  
  我当时就:????
  
  ??????
  就这个表情。
  
  尤其是我看到了这个密宇的游戏规则的时候。
  
  
  什么叫攻略十二个阿赛尔才算训练完成啊!你以为我在玩宅男游戏啊!不,哪个宅男会兴高采烈的攻略弟弟啊!!??
  你搞事过分了啊!什么时候改的密宇啊!这黑科技的技能你从什么地方学来的我要向最高检举报你啊!!!
  
  神荼出任务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家,现在指望不上他。
  
  当时我已经和阿赛尔杠了一小段时间了,我第一反应就是不能怂。
  
  所以我在对神荼他弟的智商表示了黄河之水天上来滔滔不绝无停息之敬意之后,傲然撸起袖子准备和这十二个阿赛尔杠。
  
  我是征服了你哥的男人,难道还征服不了你。
  
  紧接着,射手阿赛尔从我面前跑过,哗啦一声,推倒了地面上的积木。小木头碎开散落成一片以分崩离析之势落了一地。
  
  楼上穿来了天秤阿赛尔的歌声,还有厨房里乒乒乓乓的打闹,电视机在放喜羊羊,白羊阿赛尔在院子里骑自行车,处女阿赛尔在沙发上吃蛋糕,双鱼阿赛尔和天蝎阿赛尔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我把房间里里外外翻了一遍,最后发现这两只在屋顶。
  
  ……在屋顶啊!
  
  你们是不是明天一起造个神州阿赛尔号直接上天算了!!?
  
  我想要炸成一朵烟花。
  
  
  先说下白羊阿赛尔和射手阿赛尔。
  
  这哥俩好的……
  
  这两只的特点就是,除了平时阿赛尔所具有的特性,他们的平常搞事功力大幅提升。厨房的碗是白羊打碎的,墙上的画是射手画的,锅是他们藏在床底下的,啊还有,他们非常,特别,极其,的,容易打在一起。
  
  滚来滚去的那种。
  
  互相宣战的那种。
  
  上一秒老死不相往来下一秒又勾肩搭背商量着怎么搞事的那种。
  
  为了让他们两个消停,我和这两只谈判,封他们做秦宅帝国余辉主席,以此来保证组织的“安宁与和平”。
  “社会需要你们,党需要你们,国家需要你们。维护和平人人有责,我们一同来建设社会主义美好家园吧!”
  
  ……这是以前小学老师教我的招我觉得我真是牛逼炸了。
  
  然后白羊阿赛尔撇过头去看了射手一眼,紧接着这两只一同看向我。
  
  “以帝国余辉统领的名义。”射手阿赛尔说,“你被捕了。”

  ?????你再说一次???
  
  ——作为一个优秀的冒险家,我觉得我有必要和他们硬怼一场。
  
  ——啊当然我没赢。
  
  
  
  然后简单说下双鱼阿赛尔和天蝎阿赛尔这俩跑到屋顶看星星的。
  
  双鱼座大概是把阿赛尔内心纤细的部分放大了,毕竟以前这也是一个友善还算乖巧的孩子。而天蝎则恰恰相反,那一点点的良善被削的只剩个豆腐皮。所以这俩人待在一起,感觉就像一个社会哥拐走了学校的乖学生……等等大概是我腐眼看人基我好像还看到了什么奇怪的倾向?
  
  拉手手转来转去?抱在一起?不准我把双鱼拉开??没事儿吧唧一口??天蝎你知道你在干什么???
  
  ……阿赛尔你自己和自己谈恋爱真的没毛病???!
  
  然后天蝎阿赛尔冷冷的瞥了我一眼,转过身把拉着双鱼离开,小脚步吧嗒吧嗒坚定又高冷,我竟然好像吃到了狗粮???
  
  我的三观有点方我揉一揉先。
  
  
  
  
  再说一下水瓶和天秤阿赛尔。
  
  其实这两个孩子虽然熊……但熊的还算正常。
  
  天秤每天的日常就是不停的犹豫到底玩什么好,水瓶的日常就是不停的探索还有什么可以玩。
  天秤拿着电视遥控器咔咔咔调台不知道是看虹猫蓝兔还是看勇者大冒险的时候,水瓶就经常在沙发上蹦来蹦去,有的时候手里拖着从床上拆下来的蚊帐往身上一披指着你说——呔!妖怪!
  
  然后在沙发上转个圈,那蚊帐披风在空中呼啦一声拂过我的脸,又呼啦一声飘在空中。水瓶阿赛尔一脚踏在沙发的靠背上,故作深沉地拿手尖点着额头,对我道:“你已经死了。”
  
  我:……
  
  然后吃饭的时候,这两个人就十分爱搞事。
  我:“吃芹菜还是黄瓜?”
  
  天秤:“为什么不能吃丝瓜。”
  水瓶:“吃旺仔牛奶泡方便面怎么样?”
  
  我伸手把水瓶阿赛尔的脸糊开,道:“吃丝瓜也可以啊。”
  
  天秤:“……还是吃煎肉吧。”
  
  “那我把肉从冰箱拿出来。”
  “算了我觉得芹菜也可以……”
  
  “……??what?”
  
  “要不还是吃黄瓜吧,嗯。”
  
  我慈爱的摸了摸天秤阿赛尔的头,觉得这真是个天使。
  然后发现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水瓶阿赛尔涂了番茄酱。
  
  
  
  
  巨蟹和金牛阿赛尔有记日记的习惯,这两只算是比较消停的那种,属于天天自己玩自己的,完全忽视我的存在。
  我给他们打招呼,想话题和他们说话——也是完全行不通的。
  
  金牛阿赛尔喜欢坐在大厅的毯子上一点一点的砌积木,虽然大部分时间还没砌好就被白羊和射手推倒了——然后整个客厅就变成斗牛场……没毛病。
  
  巨蟹阿赛尔在阳台上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帐篷,他午睡的时候在帐篷里,看书的时候在帐篷里,吃饭的时候在帐篷里,吃饭的时候从帐篷里出来……帐篷上有一个透明的塑胶封的小窗,透过他可以看到里面的巨蟹阿赛尔在滚来滚去。
  
  基本上所有小孩都去巨蟹家做过客,但我不能进去。我蹲在帐篷外面,他就爬到帐篷门口,哗啦一声拉上了拉链,不理我。
  
  “……我带了礼物哦……水枪要不要?”我哄他。
  巨蟹阿赛尔:我不听我不听。
  
  “……咚咚咚,主人你在家吗?”
  
  巨蟹阿赛尔:我不在我不在。
  
  “……啊!神荼,你怎么来了?”
  
  拉链哗啦一声打开,巨蟹的小脑袋钻了出来,左顾右盼看了一圈,然后眨了眨眼睛,看向我,眼神里还有点懵。
  
  我:“……”
  
  他反应过来了,瞪了我一眼嗖的钻了回去,紧接着是哗啦一声拉链拉上的声音。
  
  “……”
  
  我感觉我好像说错话了。
  
  还有……处女座……狮子……双子摩羯等等等等……。
  
  ……一言难尽等会儿再说。
  
  
  
  我知道这些“阿赛尔”准确的说都只是阿赛尔人格的一部分,算不上是真正的阿赛尔。所以简单的来说,现在我看到的每一个阿赛尔,实际上都是残缺的。
  
  他们就像是碎片,折射了这个人的每一个部分。
  
  ……
  
  就是每一个部分……都好欠……揍……啊……
  
  
  在我在密宇时间里的一周后,神荼来了。
  
  他开门走进来的时候,整个大厅里的阿赛尔都瞬间噤声,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我彼时已经是个废人,瘫在沙发上,任由他上前按住我的肩膀,问我怎么样。
  
  我能怎么答,当然是还好。
  
  我闭着眼道,“回家了?”
  
  “嗯。”神荼道,“听说你在这里。”
  
  我拍了拍他按在我肩上的手,感觉自己还绷着的弦松了下去,连带着声音都变得软塌塌的:“阿赛尔这个密宇很有意思,你该看看。”
  
  “我知道。”
  
  我算是被这群熊孩子折腾的服气了,传说中的攻略任务还一个都没完成。但是两天三天下来,我也有想过,阿赛尔费这么多心思做一个这样近乎完美的密宇,估计不只是为了折腾我这么简单。说不定他早预料到神荼会进来然后连带着自己亲哥一起折腾……不】
  
  他把自己的人格分裂成12个,除了折腾我们,也有……引起我们注意的目的吧。
  
  ……
  
  我没想下去,因为神荼开始带着阿赛尔们睡觉去了。他微弯着腰,左手牵着射手,右手拉着水瓶,狮子阿赛尔领着其他小孩稀稀拉拉走在他身后。我打了个呵欠,站起来拉起走在最后面的金牛的手。处女阿赛尔跳起来啪嗒一声关了大厅的灯,二楼卧室橘色的灯光落在了楼梯扶手和台阶上。
  
  我料理这些小熊孩子,就像孩子王怼小孩子王们。神荼对付他们,效果就要显著的多。大概毕竟是血亲,有很多事不用说,他们互相都能够明白。
  
  ……要真这么简单就好了。
  
  事实证明……阿赛尔真的想连着他亲哥一起折腾。
  
  ……
  
 
 
  
  
  TBC.
  

评论(7)

热度(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