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苏安拉利卡

多多/川风
填一生,写的很慢

被夜雨和自己的脑补虐得什么都不想说了

一个写手所求莫过于此……
一点体会,一点反馈,一点鼓励,就足矣让她再提起精神肝个五六小时(不)
顺便为什么我还没开始虐就有这么多人哭了😂
我真的还没开始啊!

阿诺跪求留评论:

这又是一篇给多多 @苏苏安拉利卡 的文评……大概会随着夜雨的更新而更新……


我看夜雨第一章,就有了一点刀的影子了,还他娘的是一柄倚天屠龙刀。


多多,你可真狠,说好的我发车,你发刀,竟然真的说到做到。


第一章讲述了神荼与安岩年幼相识,安岩对神荼的依赖,神荼对安岩的纵宠。


看到这里我非常心塞。一篇文章的悲情色彩若要渲染立体,首先,就要构建出一副不能更美不能更柔和的画面。青山绿水,少年孩童,他们头上是漫天繁星,也许还会有银河,银河月色下青翠舒展,安岩趴在神荼背上,轻声说:可他们都不是你呀。


我看到这里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可以预见到后面的剧情得有多么揪心。鲁迅先生说得好,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



第一章你做到了。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后面的剧情。


安岩少时师父曾经有言,说这小子贼jb聪明,然而慧极必伤。


我看到这里心说大概不妙了,以安岩的性格,肯定会为神荼做些惊世骇俗之事,把自己给搭进去。就像在山里踏进猎人的陷阱一样。


未来安岩若真的因神荼暗中布局而涉险,这二货会不会还是会像小时候一样默默地等呢?


他追了那么久,从大山追到长安。是不是也会从从局外追到局内?甘当神荼那一颗破局之子?


不知道,但我猜会的,一定会。




他追了那么久,结果还是在等一个生死难辨,吉凶难测的未知。


这一切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也许是安岩端坐镜前,满目认真地描眉扑粉,下决心参加科举的时候……


也许是在大雪天里卧冰昏迷,醒来第一眼看到那个人的时候……


也许是在街上打马而过,一身锦绣,与路边饮酒的那人惊鸿一瞥的时候……


……越说越心痛,不说了,码无路可逃去了……

评论(3)

热度(37)

  1. 苏苏安拉利卡阿诺诺诺诺 转载了此文字
    一个写手所求莫过于此……一点体会,一点反馈,一点鼓励,就足矣让她再提起精神肝个五六小时(不)顺便为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