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苏安拉利卡

多多/川风
他是我,最好的一个路人

夜雨寄北段子]
这个不在正文里]
这几天都会肝这个]
其他更新一律停]

  金坠子,银耳环,哪一个好看?
  毛蛋蹲在几子边,鼓着腮帮子小心翼翼的扇着炉火,一边扇一边抬头道:“爸爸,真的有用啊?”
  “爸,爸你个头。”安岩目不转睛看着眼前明晃晃的一大堆首饰,只道,“书上是这么说的,我,我怎么知道。”
  
  可是,沉香木焚香,也太贵了些吧……毛蛋心里板着指头算着数,一个珍珠耳坠,就花了足足二两银子,再加上从槐树老妖那儿死乞白赖讨要的百香丸子,传说能活肤明血,也用了足足二百两去换。这一天到头安岩倒是把道馆里的银子糟蹋了个没完没了,神荼一走好好的一个道馆,竟是一个妖精称霸王,这要是说出去,估计一代老子祖师爷都能被气活过来。
  
  叨叨叨,你自己不也是个妖怪,安岩撇嘴,有你这么说爹的。
  
  ——哦,这个时候承认自己是爹了。毛蛋在心里巴巴的吐槽道。
  
  他是安岩在悬崖边救下来的妖精,是一块修为只有一百多年的石头精,刚化成人形的时候就被道士追着打,是安岩替他说了好话,留了他一条性命。
  于是就化为安岩的书童,按照他们石族的规矩,要叫安岩爸爸。
  
  “爸……爸。”毛蛋望着安岩,“你打扮成这个样子……是要去干嘛?”
  
  它自幼生长在山里,又跟随着安岩在云山道馆上蹿下跳这么些年,从未见过这么多的脂粉衣服,更没见过一个人能将自己的脸涂涂抹抹成那个鬼样子。安岩说城里的姑娘和俊俏男人都这样,把脸涂得跟猴屁股似的?眉毛画的跟秃了一片黑似的?
  
  毛蛋越看越惊恐,觉得安岩是终于准备去杀人了,还是用脸杀,直接把人吓死。
  
  安岩比着镜子,一手拿着个小棉布粉扑,在脸上拍来拍去。又找了金色的头花,比了比鬓角,又比了比眉间。
  
  “好看吗?”他咧开嘴一笑。
  
  毛蛋:……
  
  他望着对着镜子比来比去还一边乐呵呵的安岩,不解的眨了眨眼睛,就听到对方啪的一声放了镜子,对他中气十足的道:
  “我决定了!”
  
  “啊?”
  
  “我不去闯荡江湖了。”
  
  “啊?”
  
  “我要好好读书!”
  
  “……啊???”
  
  “我要去长安。”安岩道。
  
  说这话的时候,他摸了摸脸,想起来昨日去庙会,听的那一段词,想起那一段戏,没忍住就自顾自的笑起来。
  沉木香恍惚中这个少年眸中清澈潋滟。
  金的,银的,珍珠的,贝壳的,琉璃的。
  清脆叮咚,磕碰中作响。
  
  他把自己打扮成书中满身粉翠的模样,想象着那个人看到长大后的自己,该是怎样的神情。
  镜子里的安岩脸红红的,天真的像个孩子。
  
  “因为我啊,要当他的新娘。”

评论(7)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