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苏安拉利卡

多多/川风
填一生,写的很慢

《你撩我如果你撩到我》

我就让你嘿嘿嘿
大半夜睡不着,我真的没看够酒吧岩
只能自己写了
就,写的有点毒,慎啊,慎啊
————————————————————

  1.
  安岩是个酒吧唱歌的。
  日常是拿着个吉他搁那儿和调酒的胖子侃天儿胡扯。
  技能是面对包姐催债三秒逃跑顺便带起酒店门口那只拉布拉多大狗。
  
  一般酒吧每个白天都清闲的仿佛是倒闭的A站到了晚上就人满为患如同盛极一时的B站,但安岩他们酒吧不一样。
  
  我们不一样,不一样。
  作为这个快倒闭的酒吧唯一一个还在驻唱的,丫手里拎着本儿破书,抽抽着嘴角看着眼前的胖子。
  
  胖哥,胖爷,胖大海。
  真诚的问你。
  
  这不是小黄书吗!!!
  你不是说我们这儿是正经的酒吧吗!!!
  只喝酒听歌不搞事的那种!???
  
  胖子用同样真诚的目光回敬他:安岩你他妈这是我好不容易从隔壁瓶邪酒吧偷过来的热度秘籍你他妈就学学吧要不这个破酒馆明天就被那个包租婆回收了!!!
  
  
  2.
  要说这酒吧拯救计划,要先从招人开始。
  
  你看看人家隔壁酒吧,胖子叼着根醋海带蹲门槛上那叫一个恨铁不成钢,你看看人家的送酒小妹——白昊天!阿宁!哪一个不是前凸后翘又勾勾又丢丢!你看看我们!!!
  
  丰绅穿着清朝官服潇洒的在柜台甩了甩辫子。
  达达儿托着腮趴在桌子上数卡片。
  
  
  ……
  有人来个铲铲!!!!
  
  
  3.
  胖子说:岩啊,招小妹的事儿交给我了,可这个钢管舞你可真他娘要练练,要不你唱戏也行啊——你看人家隔壁解语花——
  
  安岩保持微笑:啊?什么钢管舞,钢管呢?
  
  胖子大喜过望:舞台上给你摆好了兄弟你好好练!!!
  
  怎么驱逐一直逼逼的调酒师外加老板。
  这是个技术活。
  
  第一步,走上舞台。
  第二步,拔出钢管。
  biu——
  第三步。
  
  啊啊啊啊啊啊要死啊啊啊啊啊啊安岩你敢砸老子小心老子不给你发工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4.
  神荼是个学生。
  是个大学生。
  和安岩高中毕业就去社会浪不一样,这个人帅的特纯净。农夫山泉那种纯,虽然并没有点甜。
  
  这个学生的日常是泡图书馆。
  技能是每次遇到考卷三分钟分析出答案然后从容不迫开始写。
  
  这个人把什么都好,就是用他舍友张起灵的评价来说两个字——死板。
  
  再来两个字:古董。
  
  好很好大张哥出场了四个台词好四十万请收好我们剧组出不起工资了好大张哥请下线!
  
  这个死板荼,古董荼,自然是一次,半次,四分之一次酒吧夜店网吧游戏厅,都,没去过的。
  
  啊这种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啊(烟)。
  
  这个死板荼是怎么遇到安岩的,还是胖子的那个传单。
  
  哎,就那个招小妹那个。
  
  5.
  说当日胖子遇到神荼也是奇缘,这个人是被安岩用钢管给一路打出去的,又拎着一口提袋的传单被酒吧的拉布拉多追了整整一条春熙路。整个人跑的跟报废的抽油烟机似的,一屁股就瘫在路边的椅子上。
  
  然后他发现自己一路撞撞糊糊给撞到大学里了。
  当时神荼刚从图书馆出来,啊,他是一个人。
  但他身后跟着一群人啊!!!!
  
  女的,都是女的。胖子事后跟安岩夸张的比胳膊,这——么——多,眼睛全盯着神荼,你敢信!?
  
  卧槽,安岩差点一口盐汽水喷出来,这帅装逼怪怎么就这么招人喜欢!??
  
  我也不知道啊!胖子一拍大腿,紧接着一摊手就笑,然后为了揽生意这不就把人拉回来了嘛。
  
  你看,你要能把他勾引住,啊不,吸引住。胖子越说越激动,那我们每天晚上生意得翻多少倍!????
  
  安岩:……
  
  够了胖大海你只是想多赚一点而已你个抠门精。
  
  
  6.
  安岩说归说,为了那点工资他其实还是有看那本小……黄书的。
  
  他记得当年和吴邪那个死发小地摊上买书跟对暗号似的,叫刘备。所有年芳十几的男孩都神秘兮兮的跟摊主说,刘备。
  
  刘备,刘皇叔,黄书,人民的智慧。
  
  结果有朝一日自己居然要靠刘备揽客,这都什么世道!
  
  关于那本书,嗯,其实他也没看多少,毕竟神荼这人来的太快,他还没和胖子多撕几句,这个人就在酒吧门口敲门了,来的那叫一个猝不及防。
  
  等等。
  
  哪朝哪代的古董才会进酒吧之前敲!门!啊!!!
  
  
  7.
  现在晚上还没到,这店里客少,您呐多担待。
  胖子送酒那叫一个点头哈腰,安岩抱着个吉他坐在旁边,怎么坐怎么觉得自己是个卖唱的。
  ——虽然他确实卖唱来着,可是被这个男人看着怎么感觉自己分分钟就要说出什么老子卖艺不卖身!?
  
  这都什么眼神!?
  
  探寻中带着一分理解,求真中带着半点同情,这个人冷着个脸为什么我盯着他眼睛联想了这么多!???
  
  神荼:“看够了吗。”
  
  安岩陡然间回神,瞬间脸有点发烫:“啊……那啥,我这个人副职业看面相的我刚才在帮你看,啊哈,哈哈。”
  
  两人脚下盘腿蜷着的拉布拉多闻言懒洋洋的抬起了脑袋,欢快的叫了一声:“汪!”
  
  8.
  要说神荼是怎么来的,还是胖子的苦口婆心。
  
  安岩是不会想到这世界上还有什么人进个酒吧还是以什么以天下为己任为理由的。
  
  拯救失足大学生!?
  挽救一个堕落的花季少年!???
  为国家的人才事业做出应有的贡献!???
  
  嗯!???
  
  “哎这个同学你好,你看看我手上这个单子,你看看你别走啊。看见没,招聘酒吧送酒女!两千一个月加提成,招的就是女大学生,就你后面跟着的那群——什么?你说这是堕落?哎呀……你……你说对了!这就是堕落!年轻人年纪轻轻进什么酒吧!同学不瞒你说我是被我们老板逼着出来的,他也是个大学生,长的年纪轻轻还一副好嗓子,可惜就是失足落水啊……唉这事儿不提了我去招人了,要不回去还得被老板骂……哎?哎同学你说什么?哎同学你怎么挡我路了?”
  
  这伟光正分分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爆棚的理由是谁想出来的!???
  当然那个时候安岩还不知道神荼抱着的是“了解以及挽救失足大学生”的心思,他一门脑回路全是“这是胖子拉来的贵客今天要好好招待”。所以分分钟转动自己本不存在的脑子开始回想那本小黄书的第一节。
  
  下面用标准的普通话阅读——合、适、的、坐、姿。
  
  三秒后。
  
  神荼看着眼前前凸后翘强行翘起一个脚尖单手胳膊肘抵着桌面扭着腰看着自己媚眼如丝的安岩,心想这人真是糟糕透了这胖子没骗他。
  
  
  9.
  安岩这辈子没见过这么不会聊天的人。
  
  和胖子说话仿佛在和一个收割机聊,你说一句那边突突突突全给你说出来。和包姐说话那是和机关枪,你还没开口她就突突突突给你怼回来。
  和神荼说话那就是和,就是和。
  
  完全无法比喻啊靠!!这个人有毒!!
  
  ——小哥哥,喜欢喝什么酒?
  ——白水。
  
  ——小哥哥是大学生啊,怎么称呼?
  ——神荼。
  
  ——那我叫你神荼了?
  ——嗯。
  
  ……这个人能回答超过三个字吗???
  
  对面好像听到了安岩的心里话,认真的回答:不可以。
  
  卧槽!
  
  10.
  那小黄书里是这么讲的,如果你的攻略对象是个沉默寡言的人,勾引他的最好办法是,撩。
  
  撩!???
  安岩看了眼表,距离人潮高峰已经不远了,今晚酒吧来的人有点多,神荼果如胖子所说成为了所有人的焦点。尤其是女孩子,一个二个看见神荼就挪不开眼,视线仿佛粘在了那个人身上,那叫一个挪都挪不开。
  
  真的啊,他想,这要是成了我们酒吧常客,简直是个摇财树嘛。
  
  神荼下意识的摸了摸下巴,绷着脸喝了一口胖子调的无度数莫吉托,他脑中还在回想着刚才那个失足年轻人慢悠悠的靠向自己,食指在自己下巴上轻轻的,小猫搔过一般的一勾的模样。只是这么一回想,他的神经都绷紧了,浑身不自在的燥热感,控都控制不住。
  
  真的,他想,这个人简直就是个妖精,胖子没有骗他。
  
  他务必想让这个人……改……邪归正。
  
  “啊?神荼。”嗫嚅的声音出现在耳侧,呼吸喷落在耳廓向耳蜗蜿蜒拂去,性感的带着一点嘶哑,神荼整个人抖一颤,不可置信的抬眸看着安岩。对方正一脸无知的看着自己,“在想什么?”
  
  黄书第二条,捏出让人欲望滋生的声线。安岩一边估摸着神荼的神情变化,一边心里叨逼叨,刚才那个人抖了一下,自己怎么说也算合格了吧?
  然后就听到神荼,这个死板怪,这个装逼男,这个男人艰难的开口道:“你……刚才……”
  
  “扭到腰了吗?”
  
  安岩一个踉跄想把杯子里的酒泼地上。
  
  你的重点在我角度不到位的腰上吗!!!?
  
  
  11.
  安岩撩荼计划好像不太成功,这个人悲愤欲绝。
  
  小黄书第三条,找一个共同的话题。
  
  ——荼爷你喜欢看勇者大冒险吗?
  ——还好。
  
  ——荼爷你喜欢养蛙吗?
  ——不。
  
  ——荼爷你一般都干什么啊?
  ——看书。
  
  ——那你看多多写的《一生》不?她拖更好久了……你帮我催催呗。
  ——催。
  
  ……完,完全就是一句话撩死啊!!!
  这,这个人语言功能有问题,还是我,我技能不够!?
  
  胖子看这两个人相处有那么长一段时间了,赶紧抽个空子把安岩拉出来问问情况。
  怎么样怎么样。
  
  撩人岩面无表情,想留住他,我思来想去,只有一个办法了。
  
  胖子精神一振,你说!
  
  你下个春药算求。
  
  
  12.
  事到如今安岩决定他只能开必杀了。
  
  他提起自己的小破吉他,走上了酒吧前面的小舞台。
  这个酒吧小,还旧,常客不少,很多都认识安岩。一看他走上去,那都在鼓掌。
  
  神荼没动静。
  这个人一没吹口哨,二没拍巴掌。他就那么坐着,静静地看着安岩。
  
  他觉得眼前的这一切都很新奇。
  看着他坐下,简单的调弦试音,然后手指拨动之间,琴弦流淌出音乐来,整个酒吧都安静。
  
  安岩在唱他的成名曲,他的《惊蛰》。
  拉布拉多在神荼脚下摇着尾巴,安岩唱到高潮处的时候,这丫还伸着狗脖子,动情的伴奏一声。
  ——嗷呜!
  
  掌声雷动,安岩挥手致意,然后看向神荼。
  
  那一瞬间他也怔了一下,主要是他没想到这个人会用这么认真的眼光看着自己。
  
  那视线,专注的仿佛世界只有他一个人。
  
  奇了怪了,他们明明才刚认识不久,怎么就感觉这么熟悉了?
  
  他放下吉他走下台子,三两步走到神荼边上,随手抄起那人的酒杯就喝了一口,噙着笑道怎么样,我唱歌厉害吧?
  眼底有光,神荼强稳住乱跳的心,一本正经道,有三个音跑调了。
  
  啊,安岩微笑着捏着杯子,现在他真的好想打他哦。
  
  
  13.
  小黄书撩人奥义·绝杀招,让对方体会适当的压力和嫉妒。
  安岩和眼前的女孩子说着话,心思却还是在神荼身上,他已经溜走说了大半天了,这个人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眼看店就要打烊了,今儿到底成不成啊?
  
  难道自己真要跳什么钢管舞?
  
  对面的女孩子倒是没留心这些,她是一直追着安岩每晚的演出的粉,如今偶像在眼前整个人都是粉色的。和她说话比和神荼那个破闷被子轻松多了,话题一个接一个断都断不了,可安岩就觉得缺了点什么。他借着喝酒的名头瞄向神荼,这个人……怕不是真的没撩到?
  
  神荼强行稳住自己发抖的手。
  他慢慢的把杯子送到嘴边一饮而尽。
  
  他控制自己看向安岩的目光。
  
  控制一下,一分钟看他一次就好。
  
  这个人在和女孩子说话。
  那个女孩子是谁。
  端庄正坐的荼爷认真的思考着他们是姐弟的可能性,然后又开始思考他们是同学的可能性。
  
  顺便端庄思考的荼爷完全无视了自己对面抛媚眼送秋波的酒店女郎。
  
  他……到底在干什么?
  
  ……就是后来安岩知道他所做的一切和别人“调情”的暗示这个神荼当时都是看不懂的……他当时真的想抄钢管撞脑袋。
  神荼你怕不是和丰绅同辈的!!!!
  
  
  14.
  最后,还能有什么最后。
  
  最后当然是神荼把安岩抱走了。
  
  打烊的锣一敲响——不要吐槽酒吧打烊为什么用黄金灿灿的大铜锣,安岩无法接受自己没撩到人,整个人气势一上来恶向胆边生硬着头皮就要往一个旁边觊觎自己已久的男人身边靠,却没料到这个神荼一没反应二没反应,他都快掉人家怀里了这个人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被人一把抓过去的瞬间整个人是懵的,被人抱着离开整个人更是懵的,安岩一脸怔着搂着神荼脖颈吹着酒吧外的风,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卧槽!你带我去哪儿!?
  ——回学校。
  
  ——你放下我我要回酒吧!
  ——不。
  
  ——老子吉他还在酒吧里!还有我的拉布拉多!!
  ——明天过去拿。
  
  安岩被对方堵的心肌梗塞,他看见夜色中神荼腿侧有个毛茸茸的影子吧嗒吧嗒傻乐傻乐的跟着,不是他的狗是谁?
  
  我去!你个叛徒!安岩瞪了一眼拉布拉多。
  
  对方反应也是理直气壮:汪!
  
  
  15.
  胖子最近过得比较悲惨。
  他是真没想到神荼的后台是那么大一个企业,又是那么大一个财团。
  
  他看着自己被强行装修的“繁荣富强酒吧”陷入了人生怀疑。
  而且这个神奇的名字这个神奇的装修这酒吧生意居然还莫名其妙的好!?
  
  尤其是身边还有俩没羞没臊的放狗粮的年轻人。
  安岩坐在神荼腿上,脸上带着点不自在的红,他小声嘟囔道,这也太难为情了。
  
  神荼一本正经的低头,翻了翻小黄书的下一页。
  第一百四十七条,他道,练。
  
  栗发青年埋头,柔软的唇覆上微凉的唇角。夜色中交叠纠缠。
  
  啊,丰绅胖子达达儿和新晋小妹卡卡雅同时背过身。
  
  简直没眼看。
  

END.
——————————————————————
我们至今也不知道安岩有没有跳钢管舞:)

评论(25)

热度(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