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苏安拉利卡

多多/川风
他是我,最好的一个路人

【预告】《夜雨寄北》

@猫柳春眠 微笑:)
我我我艾特错了人抱抱抱抱歉(被蠢死)
有多长不清楚,正片什么时候放未知
应该考完之后补完
是be,先说好
————————————————————

  雨如坠丝缕。

  人言随心,当年意气风发的安大才子高中探花骑白马绕长安道时,将当时纷纷满城雨比作一派山河多长酥,酥谐音为粟,当年果如他言天下丰年,于是这名胜天下的探花郎又被称为丰年先生,一时间享天下赞誉。
  
  而如今,亭中潮风,发带飞扬,杯中酒微晃,他看着飞檐垂落的雨,只能想到雨如丝缕,连绵不绝,就如同他的心境一般。
  
  “巴山夜雨涨秋池。”安岩自言自语道,“夜雨,大晚上不睡觉,看到秋池水涨,这人大概是很寂寞了。”
  
  石桌上油灯忽闪微光,微小的火焰在风中瑟缩了,又被夹杂着雨水的风扑落,几乎没了光。
  酒冽入喉,滚出一腔炽烈,辣的头都恍惚,安岩望着雨喃道:“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那句君问归期未有期。”
  

  这长安市井传闻中有四大怪,雌雄难辨花解语,行医不救海客张,不通词令安探花,秦府世子不姓秦。这神荼身为秦国公世子,在出生之日就被送往翠屏山道馆修行,直到成年才回府,不知为何,这世子不肯接受秦氏本名,一直用着自己在道馆中的道名,后来众人叫的习惯,便都只道秦公世子神荼,而不叫他本来的名字了。
  
  而当年功成名就的安探花高骑白马,在满城长安花下拍着折扇一笑,不像他人总是拿神荼为什么不用秦氏说事,他的第一句话就是:“神荼,神荼,守护之神,这两个字好。”
  
  他问:“可有郁垒?”
  
  身着玄色碧玉腰带的秦公世子方时正在路边饮酒,他瞥了安岩一眼,说:“不曾。”
  安岩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
  
  他说:
  “我为郁垒。”
  
  空中扬鞭。
  落!
  马鸣长嘶,绝尘踏花而去。
  
  那一袭白衣在尘风翻飞,只留一个衣着华服的俊美男人愣愣的坐在桌边。
  他的眸如同空的星空,如无尽的深海。
  神荼突然站起来,疾声问:“方才那人是谁。”
  
  “回世子,是刚上榜的探花,姓安名岩,燕坪龙山县人。”一旁有点眼色的小厮赶忙道。
  
  安岩。
  
  安。
  岩。
  

  眉间微紧。
  沉默寡言如世子,没人能看出他心中刹那间是如何的波涛汹涌。
  却能看到他脸色煞白。仿佛听到了最不该听到的消息,仿佛被雷劈中,受了巨大的打击。
  振聋发聩。

  
  是他,真的是他。
  他说他不会来的,他为什么还是来了。
  他为什么还是来了!??

  
  那一刻一滴雨落,秦公世子刹那间抬头,看见蒙蒙云层中,露出一抹极浅的亮色,无尽的云下长安蒙蒙的灰,一时间满城飘摇的雨。
  隔着一条街道,白衣风中长摇,安岩在雨中举起酒杯,朗声赞道一城如酥。
  

  方时年少,书生意气。
  
  皇恩浩荡,众卿失色。
  

  “大家都说读书人总得文绉绉的,可我偏不是这样中的探花,哎,说白了见了皇帝这庙堂便也觉得没什么意思。”这安岩骑着白马走在长道落花之中,“这江湖浩大,北上有个哑巴背把黑金,淘尽世间宝物,分文不取,南边有个瞎子肩扛竹担,入青楼,片叶不沾身。西湖有个光头爱念经,杀伐事做绝,长安有个男花魁,一曲惊鸿雁,太平盛世,江湖也盛世,我却进了官场,为何,为何呢。”

  
  探花郎抬头望着天空,身处雨幕之中,他看着这凉凉的天,就想到了曾经凉凉的人。
  
  这落花美,这雨也美,这人也美。
  

  这酒也美。

  
  “还不是为了你,冤家。”

TBC.
——————————————
防止自己跳票写了个开头
溜了,接着装死

评论(19)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