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苏安拉利卡

多多/川风
他是我,最好的一个路人

《万圣围巾革命事件》

写手终极挑战50热度掉落的甜饼)
hhhhhhhhhhhhh爱你们!)
————————————————————

  THA最近传出来两件大事。

  第一件是郁垒的那一队执行的S级任务提前完成,完成度高的感人。与之伴随着的是神荼和郁垒正式绑定的文书下发,下发的当天大雪纷飞,众人围在胖爷古董店里听着张天师慢悠悠的叨逼叨,顺便偷喝完了他所有过冬的暖茶。

  THA里面的成员分布和等级的规定都相当严格,神荼的家事处理完毕后,正式进入协会也不过一两年的时间。讲道理所有人基本都是他的前辈,但没有哪个人敢在他面前装怪,这丫眼神横着一瞥过来就是一个冬天,全球变暖都拯救不了这个人——哦,除了安岩。
  
  第二件是THA战神,北区一霸,徒手战恶龙的神荼,在淘宝上买了两团毛线。
  

  羊毛,巨贵,巨暖和,巨大,卖家还送了两根围巾针,粗粗胖胖像两个肥小子。

  门口大爷看到包裹,金框眼镜下俩眼珠斗一块儿去了——嗯???????

  
  瑞秋对天发誓他亲眼看见神荼抱着两坨毛线回的公寓,左手一坨右手一坨,迎着风雪面无表情,走路带风啊!手还端着!远看就跟他有了个D罩杯好吗!
  

  惊悚,太他妈惊悚了,这比看见江小猪脱单还惊悚。
  
  当晚THA论坛群爆炸,安岩和神荼在公寓里面对面煮火锅的时候,根本不知道现在协会的内网流量可谓风从平地起扶摇直上九万里,直逼春节高峰。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会吧???神荼太太真他妈成太太了???隐藏的人妻属性???难道我们站错了CP????
  ——我靠楼上你疯了!!这万一是安岩买的神荼帮忙拿呢????
  
  ——安岩这几天从来没说他要织围巾,我江小猪发四!!
  ——我擦谁有望远镜????我要看直播!!!!!
  
  ——哎安岩他们的火锅底料不错你说在哪儿买的???
  ——莴笋啊为什么不下羊肉卷羊肉卷这个时候最好吃了……
  
  ——))))))喂楼上你们的画风????

  
  总之,一件事,相当惊悚的一件事。

  隔日胖子传出他在车上看见了神荼看织围巾教程的视频。
  
  好了,这下神荼粉圈彻底崩塌,我男神呢!!!????
  

  于是安岩这几天在协会里和人交涉的时候一直都挺莫名其妙,因为很多女孩子看他的眼神,都是“我擦这就是嫂子”的……眼神。
  

  哦对那个时候神荼和安岩还处于暧昧期没有公布来着。

  只是前段时间的绑定风波闹出了一些不算绯闻的……绯闻,加上神荼这件事,THA但凡知道点历史的人似乎都心照不宣了。后来,他们称这次的万圣节事件为“门神围巾变革”,这整的,跟大清要亡了个历史剧变似的。每一个经历了那次万圣节晚会的人都一边念念不忘的砸着嘴感觉一个晚上被强行灌了这辈子份的狗粮。
  

  瑞秋说她这辈子都不想结婚了看这俩人秀恩爱就够了。
  江小猪说他大概娶不到媳妇儿了这辈子就单着算了。
  路易说THA不用开了打个剧组算了天天拍这俩人的片子钱就来了。
  

  在外做任务的贝爷头顶南美的烈日一头雾水:哈??????

  
  后来捋一捋,事情是这样的。

  尊敬的,冷冰冰的,外表稳如狗的神荼大佬,确实,是,亲手,点的购买毛线团。

  ——而且还一本正经的货比三家偷了安岩的八折打折券买的毛线团。

  而且还一脸严肃的,如临大敌的,夜不归寝的研究,怎么织围巾。

  人设崩塌啊啊啊啊!!!!——其实并没有。
  
  据可靠的保洁小妹转播,荼爷织围巾的时候,其实是无比的认真。左手一根棒,右手一根棒,两个针头在空中莫名其妙的磕磕碰碰,然后那张脸严肃的好像他在开17+2大。硬的他站在山下面,你可以直接踩着他的脸往上攀岩。
  
  啊,那表情,那笨拙的跟老母鸡一样的身姿,观之感人。

  安岩那几天睡得倒是很安稳,没有神荼每天晚上没完没了的折腾,就把头埋在对方肩里闭上眼睛,像是投入微凉的海水中,又像是一堵可靠而坚实的墙。他睡得很快,而神荼就在对方气息平稳之后轻轻地把他的脑袋托在枕头上,然后小心翼翼的盖上被子,走出公寓门,在外面阳台上,接着一本正经的和两根大胖小子毛衣针做斗争。
  
  夜里的灯光橘黄,拿惯了惊蛰的手对付柔软的线反倒有些困难,他微微皱着眉,尝试着把两根毛线头打个结在一起——之前用太大力一不小心绷断了。

  他把织了一半的围巾放在桌面上,铺平,看了一眼,眼角抽了抽。

  神挡杀神的神荼大爷,觉得现在他面前站着一群毛线精,一个二个软白呆萌而且还做贱的在他面前扭秧歌,一边扭一边扭到一块儿去了。从上到下,南富北穷,东乱西平,看的让人想立马来个东部大开发外加南线北调政策,整个简直就是个混乱邪恶,他把俩毛线针搭毛线团上面,开始思考用什么包装盒包装能够值价点。
  
  他不知道怎么讨人欢心,但是阿赛尔前几天有的没的暗示了安岩好像有在万圣节给他准备礼物。他思索了一会儿,觉得这种事,还是应该礼尚往来才对。
  
  当时安岩正在看电视来着,那个全国当红的男主角在大雪夜给女主围上围巾,撇安岩的神情,居然还有几分羡慕?
  ——……
  他不擅长揣摩人的心思。
  他这个人比较直接。
  
  至于后来知道安岩当时想的不是“哇我也有围巾就好了”而是“哇要我老婆也这么漂亮好了”的时候……那另当别论,那又是另一个销魂的夜晚另一个故事了。
  
  反正故事到了最后,就是大雪纷飞的万圣节当晚,THA众人日常热爱搞事,在古董店外的阳台院子里装饰了一圈一圈的南瓜灯。没有任务的人难得的聚在一起交换礼物,胖子批了两箱焰火,罗平开着摩托拉走了城管,一群人站在阳台上看烟花。

  烟花在雪中绽开本来就已经是一件很浪漫的事儿了,虽然大风中被坑咆哮的罗平一点都不浪漫。阿赛尔本来想的多少仗着自己身高可以多拿点糖果大家来个化妆舞会什么的,结果他穿着好不容易借来的旺仔COS服和唐僧版张天师一行人刚刚登上阳台,就看到这样的一幕。
  
  话说到这里再来个前因后果,主要是三分钟前,安岩傻楞的看着神荼一本正经的打开手中的盒子,眨了眨眼睛,一脸莫名其妙。
  
  “这是……渔网?”
  
  然后神荼脑中的弦就——biu——的,断了,一根。
  
  他的神情没有多大的变化,依旧是淡淡的,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他把围巾从盒子里拿出来,惨不忍睹的如同拎起一团破棉絮,然后认真的,缓慢的,胳膊抬起,手绕过安岩的后颈,给安岩围上。
  一圈一圈的,每绕一圈,安岩心里就哆嗦一分。
  

  卧槽,卧槽。安岩看着神荼。
  对方似乎看了自己一眼,似乎并没有看自己,波澜不惊的,仿佛自己在做什么天经地义的事。冰凉的指尖无意间触碰到温软炽热的皮肤和脖颈上的曲线,像是冰雪擦过了温暖的熔炉,融化了。
  
  阿赛尔一行人站在阳台口,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幕。
  
  两个人面对面站在阳台上,一枚烟花嗖的一下迅速升上天空。安岩脖子上围着一坨谁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白的,松松的挡住了半张脸,感觉像是半个脑袋埋在了雪里。神荼披着深灰的长风衣,在风中摇晃着,双手插着兜,两条修长的双腿无意识的交叠站着,风吹动他额前的碎发,双眸平静如海。
  

  安岩闷闷的开口:“神——”
  下一秒,下一瞬,突然间,猝不及防。
  
  脸前晃荡的围巾还是棉絮被手拽下,视线里的人脸跳帧般放大,呼吸一窒,唇上柔软而冰凉。
  砰的一声,赤色烟火在上空绽开,一瞬间整个世界空白,时间凝固了。
  
  空中只有对方拂动的碎发,交织湿润的呼吸,喷在面庞上。后脑勺被按住,手指穿过柔软的发,头皮几个冰凉的触点,像是电流,一瞬间刺激到了左侧胸膛伸出,激起滔天骇浪。

  一时间众人皆狗,神荼神大爷用实践行动证明了劳动人民分析能力的正确性。
  
  什么不走寻常路,什么逆CP,全他妈扯淡。事后THA荼岩社团主席瑞秋一遍遍回放着那个夜晚的活动视频,一边咬着零食拍桌道。

  
  上战场敢为恋人拼生死,放下刀剑不忘生活柴米。
  
  这他妈才是男人的浪漫。
  

  ——虽然神荼的围巾真的丑吧。
  后来强行戴了一个冬天的安岩碎碎念道。






END.

评论(23)

热度(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