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苏安拉利卡

多多/川风
填一生,写的很慢

《一生》十五·允诺


  大二升大三的那个暑假,发生了很多事。

  而这些事件的开端,源于两张漫展票。

  安岩很早就拿到了票,银黑色的勾边,上面弹幕一般落了很多二次元coser的名字,腰封一个雪白的横切面,印着他知道他不知道的动漫人物。

  他以前去过很多场漫展,一般都是和社团的人一起,江小猪脖子上挂着个相机勾肩搭背一行人仿佛是去逛窑子。最大的那次漫展,结束的时候广场放飞了一万只气球,他们在下面追着气球跑,整个世界仿佛沦陷在了二次,放眼过去全是别人的笑,他们坐在广场上,放肆的唱着二次元的国歌。

  这种活动是没有神荼的,这是他自己的世界。

  
  后来由于学业和淡了一段时间的社团,漫展倒是很长时间都没去过了。
  
  这两张票是一夕的,就是那个说话低头咬嘴唇的女孩子,她在临走之前犹豫了再三,最后还是小心翼翼的把票放在了桌子上。
  
  她说,本来是想邀你一起去的,这样的话……请你和喜欢的人一起去吧。
  

  安岩愣了一下,女孩子偏过头去,又道,这个漫展很好的。

  
  她又加了一句,很好很好的。
  
  她把很好两个字咬的那么重,好像把自己的心思和念想也咬掉了,低着头,嘴角向下耷拉着,又往上提了提,做出一个勉勉强强的笑来。

  
  不管如何,郁垒大大,她说。

  
  你真是我见过,最好的大大了。

  
  漫展的地点在省城,距离大学还有不远的距离,是一场很大的集会,据说还会有舞台剧和焰火晚会。这样的票往往是有价无市,安岩手里干拿着两张,犹豫着要不要去。

  江小猪他们那几天正好是三下乡的活动,知道安岩有票之后一个二个鬼哭狼嚎恨不得把自己切成两份要跟着安哥走。胖子给安岩发了一张自己的灰白照片,语重心长的让安岩把他的分身带去开开眼界。罗平更是扯淡,他把一年份协会的COS服搬了出来,拉着他家瑞秋一起逼着安岩挑一套穿着去。

  安岩看着一连串花花绿绿的COS服要崩溃了:“你们给我看女装???”
  
  胖子一巴掌就拍他肩上了:“这是潮流!”
  

  于是抱着COS服回宿舍的安岩,依旧面临着不知道和谁一起去漫展的问题。
  
  一个人去简直就是灾难。安岩一手支着头另一只手翻着日历,漫展那天和神荼回来的日子正好错开,相隔了就那么半天,让他想献个殷勤都不行。机场也在省城,距离漫展会场不算太远,等到神荼走下飞机,大概正好是漫展快要结束的时候,他们可以一起回家,却不能一起看焰火,这样想还真是心塞。
  
  最后还是拍板,阿赛尔跟着去。
  
  给这小孩儿便宜他还不乐意,丫摆着个经典臭脸,一会儿说跟个男的去看漫展没意思,一会儿又振振有词路上那么远麻烦。安岩不用看都知道这人就是嘴硬不想去接他哥,真是德行,就别惯着。
  他说:“好说,你把我借你的黑执事COS服还回来。”
  
  阿赛尔立即转过头问他什么时候去买地铁票。
  
  和神荼打电话的时候说到这事儿,没忍住笑出声,他说等你回来,是该收拾一下这个小子,你是不知道他天天在我这儿沾花惹草的,就没闲着。

  对方淡淡的嗯了一声。
  
  指尖擦过红色缎面的礼盒表面,神荼心不在焉的应着安岩的话。

  
  阿赛尔遇到允诺,就是那个时候。

  
  夏天,会场在公园的人工海岸,旁边是巨大的剧院,高耸的哥特建筑直插云端,逆着阳光反射着亮光。阿赛尔和安岩一手举着快要化掉的蛋卷冰淇淋,和身边的人流一同向前走去。叮叮当当的花车从身边穿过,安岩看到车顶上贴着张几年前自己画的同人海报,禁不住抽了抽嘴角。

  这感觉简直就是公开处刑,比被阿赛尔强行大声念神荼的信更丧心病狂——诶那个人呢?
  
  一回头,阿赛尔正一胳膊撑在展台边柱子上跟一个洛丽塔搭讪,那举手投足,那气质,那眼神,就算被黑色面罩挡着一只眼,也完全不影响这个小子无意识的放电——我靠,这浪子人设是怎么回事!?

  哎等等那姑娘怎么还脸红了??

  漫展是属于年轻人的地方,目光所及无处不是青春和荷尔蒙的气息。阿赛尔小嘚瑟的咬着路边的野玫瑰走在前面,一回头扬眉,神采飞扬,英姿飒爽。

  安岩常常忘了,眼前这个孩子实际上早已经不是孩子,他和自己一样高,行事作风早就有了自己一套,虽然不羁却简单有效,利落而干脆。安岩见过阿赛尔和别人争论事端,三言两语冷嘲热讽外加指出对方的漏洞,双眼微眯瞥过去的时候,眼角锋芒仿佛利刃,不屑而直接穿透了对方的辩白,压倒性的胜利。
  
  啧,安岩盯着阿赛尔的背影,简直就是个蓝颜祸水。
  
  跟着阿赛尔逛了几个场子,他才算见识到这熊孩子万叶从中过的能力。穿着西式小礼服的夏尔COS,从头到脚连带身高这种完美人设,直接把他的吸粉能力拉到满值。安岩一脸沧桑的看着一群长腿短裙妹子排着队想和阿赛尔合照,只觉得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他坐在一边拍了几张照,身边几个FF团的晃来晃去,仿佛和他是同辈中人。
  我已经决定下次让你COS什么了。安岩拖着阿赛尔的胳膊走在人潮中。
  哈?
  旺仔。
  
  ——滚!
  
  漫展的中场是剧院里的COS舞台剧,阿赛尔坐在座位上的时候还在留恋外面成群结队的粉红小姐姐,低着头哼哼着自顾自的玩手机,安岩和他说话,他就爱答不理的插科打诨,舞台上开场舞的灯已经落下,两个人还在你一句我一句的拌嘴。
  
  等下完了记得给我打电话。
  
  要你管,单身狗。

  哎我这脾气。
  安岩真想当着成千上百人的面一指头戳死这个不负责任的边城浪子。
  
  安岩等不到看话剧,现在天已经将黑,赶着下班潮的高峰期,他要坐地铁去机场接人。

  他和阿赛尔说好,等到他接到人,漫展大概结束了,就一起回学校。

  阿赛尔漫不经心玩着手机,旁边那个戴眼镜的青年碎碎念叨逼叨个没玩没了,忽然之间没声了,他抬起头来,看见安岩已经起身离开。观众席上的灯光已经熄灭,这个人的背影湮没在重重人影之间,他盯着那个方向看了一会儿,眼神暗了暗。

  
  什么人,他想,心里只有他哥。
  

  安岩是个怎么样的人,相处了这么久,他多少有了些了解。

  简单,好脾气,但是讲原则。他会在寝室里翘着二郎腿叼着烤肠讲一天下来的笑话,提着水壶去打水的时候顺手就帮室友的一起打了。随身带着耳机,哪怕在寝室也从不外放音乐,如果画画或者看书到很晚,这个人绝对待在自习室,不会在寝室开台灯。
  
  说白了,这个人不喜欢麻烦别人,而自己本身对他人的照顾,已经到了潜意识习惯的地步。

  以前,他一直不理解哥哥为什么会和窄街对面的穷孩子做朋友,后来,他又不理解这个男人怎么会一直对一个远在天边的人念念不忘。

  而现在他反而觉得这个人放着他不管去接神荼,虽然道理上没什么错,但就是心里不爽。仿佛便宜了他哥千八百万似的。
  

  安岩刚刚走出剧院,隔着一堵墙,身后的舞台灯光刷的一下暗了下去,然后是陡然响起来的主持人报幕的声音。说的什么也听不清楚,因为全部被暴雨般的掌声和热潮掀过了,全场就只剩下了舞台上的一圈亮,那里站着一个小小的女孩。
  
  阿赛尔快被铺天盖地的掌声淹没了,他不经意的抬头,瞥见了那女孩眼神过来的一瞬间。
  

  COS舞台剧,哥特雪色的裙子,白皙的脖颈,淡金色的假发。
  一片山呼海啸的狂潮。
  “允诺!!”“允诺!!!!!”
  一片男粉激动地快疯了,他们拼命摇晃着应援棒,阿赛尔看着眼前一片连带着对面场子上的人几乎全都站了起来,所有的目光和注意力全都钉在了舞台中央那个女孩身上。
  
  伊丽莎白。
  
  阿赛尔顶着夏尔的道具帽,看见那个女孩踮起脚尖向大家挥手置意,她的眼睛灵动而扑朔,不经意的瞟过来得时候,嘴角一分笑容,像是一朵娇俏的百合花。
  
  世界都安静了一瞬。
  

  很久很久之后,允诺坐在阳台的藤条秋千上,翻来覆去的看着自己的婚戒。她一边摇晃着腿,一边有意无意的问过阿赛尔以前的事。
  喂喂喂。
  女孩扑闪着眼睛抬着下巴问,安岩说你以前可不检点,是不是真的。
  阿赛尔翻了个白眼,哼了一声,脑海里想起的,就是当年这样一个画面。
  
  金发的少女转过身来,眸子里仿佛盛满了全世界的清澈,让人情不自禁沉沦其中。她站在灯光下,蕾丝花边和雪色的发带,万众瞩目的迎接所有人给她的喜爱和赞美。

  灯光落在每一寸皮肤上,带着丝绸的质感。而当她开始唱歌的时候,一切都瞬间安静了下来。每一个字,每一个旋律,伴随着如海潮一般的应援灯海,一起一伏的波动着。每一个手势,蕾丝花边的长手套包裹着皙白的手臂,在舞台的光影下划过浪漫的弧度。小羊皮靴踩在舞台地板上,前脚掌落在地面轻盈的跳跃的声线,她在灯光和舞曲中转身,衣裙翻飞,话筒握在手心,明媚而动人。

  最后一个音符落下,就像是大海深处沉淀一颗珍珠,轻轻地触碰海底,激起一丝涟漪。

  然后在下一瞬,掀起了海啸般狂风暴雨的热潮。允诺迎着微风撩开散落在眼前的假发,冲着她的粉丝们弯眸一笑。

  
  身处狂欢的观者中央,沉默的夏尔在那一刻,看到了他的伊丽莎白。


TBC.
——————————————————
旺仔吃着自己的狗粮给这篇文点了个赞
安岩默默点了反对+没有帮助
神荼:咳
——————————————————
这篇文更得慢,我的所有长篇现在全部处于休眠火山状态
我只能说自己不坑,但什么时候填完,这是个问题
所以说,真的特别感谢每一个还在看这篇文的人
因为有你们在
我有了写下去的动力
w
捧心

评论(30)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