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苏安拉利卡

多多/川风
他是我,最好的一个路人

《机器人》

短/和 @秦镌_等一场千年雨歇 讨论的产物
荼岩/瓶邪
梗是她的但是被我完全曲解写偏了orz
机器人,到底会不会有感情?
————————————————————————

  1.
  “邪大脚,我有话要对你说。”安岩坐在沙发上翘着个二郎腿对着面前的全息手机说话,这一脸苦大仇深的戏还没做够,对面那个还先抢白——“我也有话。”
  
  “那个神荼又来找你了。”“你家那个又把你扛回来了。”
  
  两个人面无表情互相对视着异口同声。
  
  相顾无言寂静三秒。
  
  “我靠你说电视上机器人成精的消息是不是成真了他他他他他怎么一直出现换个模样又出现简直就是阴魂不散你知不知道他他他他他今天下着雨站在楼下他疯了他不怕他身上螺丝生锈吗!!!!”

  “你那算个屁啊你知不知道我工作进个夜店难免啊一不偷二不抢老子调个酒人家的机器人还转个圈卖个萌知道端个盘子你说他是不是今天忘了给自己上机油了简直丧心病狂动不动抗人算什么事他上辈子格式化之前是工地上抗麻袋的吗!!!!”
  
  “上次是草丛出现,我靠,身上脸上全是树叶,他红军过草地啊!上上次是巷口,那天是雷雨啊!!!他都不知道开个避雷防震吗就算身上是仿真人皮他肚子里全是金属啊!!!我擦!”
  
  “上次是公园把我拽走,上上次是我去相亲,哎你说他不助攻不当僚机就算了,这样算不算违反机器人法啊!!??”
  
  两个人冲着全息屏幕痛快淋漓的吐槽一气,最后不约而同的哼了一声,同时撇过头去,一个望天一个望地,一个二个拽的二五八万的叹了口气。
  
  “你怎么办?这次又把他藏哪里?”
  
  “你呢?我就不信你真打管理局电话。”
  
  两个人没忍住,安岩瞥了吴邪一眼,只见对方和自己一样皱着眉头,不由得又是一阵心塞。
  
  他想起了今天从教学楼回来,天下着大雨,那人在路灯下,没有打伞。雨水倾泻在他湿润的黑发下,顺着仿真的外表淌过,那双透彻钴蓝的双眸,在夜里显得冰凉而温柔。
  
  天。
  我的神。
  
  安岩站在教学楼门口,夜风带着雨挂过,扬起他的发。
  
  他数不清楚这是第几次看到他了。
  这个机器人他妈疯了。
  

  2.
  机器人在这个时代已经相当普及,他们被应用于各个领域,由于仿真皮肤的应用,很多高端的机器人甚至能够以假乱真。为了对这些机器人更好的管理,政府还专门设置了管理局,每一个机器人都会定期到管理局去进行维修和一定程序的升级。
  
  很久之前,那条古老的三条法则还在用着。人创造了机器人,就如同神创造了人。唯一不同的一点就是,这些机器人还在人们的掌控之下,他们的感情系统依旧是苍白的数字。
  
  这些都是课本上能够学到的话,安岩在十六岁之前,一直都是相信这段话的。

  在此之前,他一直觉得吴邪家那个叫张起灵的机器人程序上有什么问题,因为他常常做出一些出格的事,三天两头打个盘子离家出个走什么的,后来更是变本加厉,有的时候竟然不会听主人的命令。

  吴邪也是个好脾气,丫再怎么闹腾也不给管理局报备,每个月的维修和升级也不去登记,一派“我的人我惯着”的态度,也怪不得这机器的病症越来越明显。
  
  直到后来他遇到神荼,直到他也见识到了机器人生起病来是多么古怪,他才恍然觉得,吴邪那么做似乎是有点道理的。

  
  3.
  神荼是个机器人,一个叛逃的机器人。
  
  他的手背上有机器人叛逃的印记,被他用白色的绑带缠住,旁人难移察觉。

  如果你不靠近,你无法看到他蓝色的深眸之下,电路闪现和数据急速运转的信息波动,那是他身上唯一证明他是机器人的标志了。大多数情况下,他一直都是以一个普通人的姿态行走于世间。
  
  但就算是这样,被管理局用电子网锁定后,他还是逃不掉被捕回去,然后再一次叛逃。
  
  安岩第一次见到神荼,是在一个公交车上,当时他正在靠着窗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中二梦想日常,然后就被一个陌生大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拽下车。
  
  我靠劫财还是劫色啊!安岩当时就急了,却在下一秒被对方的举动给惊得一愣一愣的。
  
  他眼前这个男人,很俊美的一张脸,冰凉蔚蓝如海的双眸,风中微微浮动的黑发。他看着自己,瞳孔微微发着颤。

  那架势好像不是他把安岩拽下来的,而是他安岩拐卖无知儿童?
  
  他问话,他问了一个匪夷所思的问题。
  他问:“你是谁。”
  
  安岩:……呆若木鸡。
  
  嗯??????
  

  4.
  安岩是一个新时代的好少年,从小到大都是如此。

  他为了神荼的事,好好的,特意的,查过很多资料。
  
  天方夜谭,稀奇古怪,闻所未闻。
  
  他跟吴邪说这事儿,对方直接笑出声,气的他亲了一口对方分分钟让对方那个姓张的机器人电路断掉——当晚吴邪在电话里一边哭一边喘气一边跟他说绝交。
  
  他不理解,为什么一个机器人在格式化之后,还会又一段信息留存,无论如何都删不掉。
  
  更不能理解,为什么这个神荼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叛逃然后跨越一切障碍,出现在自己面前。
  
  更何况,他并不记得他,他是一个被格式化的机器人,他什么也不知道。

  他连站在雨里要保护自己开启防雨装置都不知道,却仿佛记得那条安岩回家的路,站在那里,像一棵树。
  

  这世道,还有人照顾机器人的,真是反了天了。
  
  安岩用力的揉手下的毛巾,把神荼的头发揉的乱七八糟,把雨水都洗干净,然后把毛巾甩到一边。坐下来,面对面,对神荼一字一句的说:

  “听好了,我叫——安——岩——”
  
  对方的眸子微微一怔,机器人静静地答了一句。
  “安岩。”
  
  安岩打了个不小的哆嗦。
  
  这声音。
  
  低沉,喑哑,像是重力的吸引,带有让人不可控制的靠近的欲望。
  
  他说:“你叫神荼,你知道吗?”
  
  对方点了点头。
  
  “你会被管理局抓回去,你知道吗?”
  
  神荼的眸颤了颤,暗了下去,没有说话。
  

  安岩也不说话了。他看着神荼有几分无措。他想起了上一次他被管理局的人带走的模样,那个叫龙傲天的小队长一枪从后颈射穿,直接切断了他的电源。他眼睁睁看着他在他好不容易搭起的地下室里倒下,就像是亲眼看见一个人的死亡。
  
  那种痛,那种让人窒息的失去感,他再也不想经历了。那一次的神荼已经学会了在他回家的时候点头示意,已经学会了在他看书的时候陪在身边,已经学会了叫他安岩,已经学会了平时如果没事,就待在那个地下室,因为那里加了信息干扰层,防范管理局的追踪。

  然后他离开的干净利落,就像是从未出现过。
  
  龙傲天,那个小队长,看着当时神荼的遗体叼着烟凉凉的勾唇。他说:“如果还有下一次,不光是这个robot,按照机器人法,你的包庇罪,一样跑不了。”
  
  ——那个时候自己说的什么来着?
  

  ……

  “你他妈滚。”
  

  5.
  这一次安岩选择和神荼一起离开。
  
  如果加了干扰层的地下室没有办法解决问题,那就一起出去旅个游也罢。吴邪知道这个消息后气不打一处来,在电话里说老子不会帮你上课点到的你就等着被大学退学吧。
  

  ——你敢,我明天就到你家来,给带三十二枝玫瑰,你有种别把那个姓张的支去买菜。
  ——二狗子给我滚!
  
  科技发展到这个地步,就算去个外星球也是寻常的事,然而安岩显然没有那么多的钱。他和神荼面对面坐在火车的包厢里,一同看着车窗外的风景。
  
  “看,月——亮——”安岩指着头顶的轮月,格式化的机器人,虽然有着学习能力和庞大的资源库,但是什么都要教。
  
  神荼静静地顺着安岩手指的方向,头脑里有关月亮这个关键词的信息在飞快的检索着,像是验钞机的钞票啪啪啪的翻过,然后陡然停在了一张上面。
  
  他说:“今晚的月亮很美。”
  
  “嗯……”安岩脸上烫了烫,低头咳了一声。
  
  ……学的也太快了。
  

  6.
  安岩对神荼说,好像是最近几年的事,你总是出现在我面前。
  
  他讲以前的事给神荼说,他不隐瞒任何一个细节。他们坐在风景区半山腰的凉亭内,他将从前的事一件一件讲给他听。
  
  “每次你被抓回去,你都会再次出现。有时隔一个月,有时隔大半年,这是你第几次,我也不知道了。”
  
  安岩迎着山风说着这些,转身看了一眼神荼,突然笑笑:“那时候你连机油都不知道怎么上,还是我帮你的。”
  
  神荼听着,潜意识里,他觉得这一切很熟悉,但是事实上,安岩说的都很陌生,陌生的他好像在听另一个的故事。
  

  那个人也叫神荼。

  那个人陪着安岩,经历了很多事。

  还有第二个神荼,还有第三个,还有——

  
  “喂,喂!手!喂!!!”安岩龇牙咧嘴瞪着神荼,一边抽出了被攥的死紧的手,捂着他红彤彤的猪脚,一边带着气的大声道,“什么第一个第二个,他妈都是你,你想怎样啊!”
  

  眼前的机器人怔了一下,他看着安岩,像是隔了很久的时光,在很久之前,他就这样看着对方一样。
  
  安岩的手在神荼眼前晃了晃。
  
  他咬着唇,又晃了晃。
  
  神荼低头,胳膊环住安岩的双肩,将他带过来,抱在了怀里。
  
  “喂喂喂别好的不学得寸进尺……”安岩头猫在神荼的肩侧,嘟嘟囔囔的声音只有他自己听的到了。
  
  悄了没声。
  
  神荼轻声道:“安岩。”
  

  7.
  这一次比以往都要长久,是一场很遥远的旅行。
  

  时间被无限的拉长,拉长到吴邪已经不再需要在夜店做零工,拉长到安岩已经从一个大学生变成一边写稿一边徒步旅行的吟游歌手,拉长到神荼已经学会了在夜里听安岩讲完故事,勾起嘴角,微微的笑一下。
  

  拉长到他们快遗忘了神荼身上的印记,忘了管理局的存在。
  
  安岩给吴邪打电话的时候,还在开玩笑说那个姓张的,一个机器人,挡了他主人一辈子的桃花运。
  
  结果被对方分分钟怼回来,说你得了,你在外面浪着么些年,有几个女的和你成了。
  
  ……我靠你过来我保证不打你。
  
  ——狗别怂!
  

  8.
  那个晚上也是雨夜。
  
  狂风暴雨,电闪雷鸣。
  

  管理局一开始,是想造就一场意外,神荼穿过马路走过来的时候,一手打着伞,一手提着橘子,是买给他们一起回去吃的。
  
  黑暗中如同利剑一般窜出的银黑色的车辆,在一刹那逆着路灯的光线晃晕了人的眼。几乎是一瞬间的是,安岩在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的身体就已经不受控制的夺步而出,手中的塑料袋夜宵烧烤跌落一地,耳畔除了雨声,就是车轮摩擦地面刺耳的啸叫的声音。
  
  头痛欲裂,先是胳膊,然后胸腔,最后是全身。
  
  时间在那一刻拉的极长,长的让人难以想象。
  
  他像是在一瞬间,头脑里闪过了太多太多的瞬间。
  
  心跳静止,声音静止,时间静止。
  
  他的双眸注视着神荼的脸,在那个瞬间,对方冰蓝的双眼正视着自己,那神情太印象深刻,仿佛一切崩塌的碎开的情绪,那压在眼底的信息流,此刻是按捺不住的汹涌的狂潮。

  啊,这么看来,我应该挂的比较惨。
  
  安岩还来得及给自己吐个槽。
  
  他看着对方。

  
  夜风,血痕,交错的双眸。
  
  神荼。

  
  一瞬间,想起一切,只需要一瞬间的事。
  

  9.
  “神荼,这个为什么不能碰?”安岩拽着男人的衣角,小手指着厨房的灶台,小脸气鼓鼓的。
  
  画面交错,机器人的形态总是能够轻易改变,那个人从前的样子,竟与现在无甚区别。
  
  “神荼,神荼!这个你吃吗?”
  阳光下的秋千,一明一暗,一摇一晃。
  
  “喂神荼,你说情书是个什么东西?”
  “神荼我今天在学校——”
  “神荼,你会一直陪着我的对不对?”
  
  生日蜡烛,蛋糕上几根豆火,双手合十的许愿。
  
  “你会一直陪着我的对不对?”

  
  不断重复,如同契魂,失去的碎片,在时间的尽头不断盘旋,一边一边,在脑海中闪现而过。

  年少,如今,血痕,暴雨。
  
  安岩突然想到那个夜晚,醉酒的司机,同样面朝自己走来的神荼,那个时候自己的举动,居然和现在无出二致。
  
  对了。
  
  是这样。
  
  暴雨洗刷了人的视线,湮没了铺天盖地的情绪,侵吞了一切生死相连的感情,那个一直赖着神荼不放的孩子,在医院里醒来的一刹那,眼泪顺着眼角,慢慢下趟,落在了白色的床单上。
  
  “对不起安岩……”妈妈安抚他的额头,低声磕磕绊绊道,“神荼因为没有好好保护你,被送去管理所……回收了。”
  
  孩子听到神荼两个字像是被什么点醒了神经,但是下一瞬,视线又陷入了一片迷茫。
  
  他说:“神荼是谁?”
 

 
  10.
  这个世界上,神创造了人,而人,创造了机器人。
  天际划过一道闪电,划亮了整个天空,照亮了地面上两个人的侧脸。
  眼镜跌落一边,沾了血,在水泥地面上,在雨中静立着。
  
  神荼在最后一刻将安岩护在了身后,是一个很微妙的,很震撼人心的,相拥的姿态。
  就像他当年,对待朝他扑过来的安岩一样。
  
  机器人的记忆,脆弱而不可信任。

  他可以轻易的忘记一切,一切只需要一个简短的删除的按键,他可以忘了那双阳光下的手,忘了对方在夜里轻声砸着的嘴,忘了这个人凑过来开玩笑的样子,甚至忘了他的名字。
  
  忘了自己是个机器人,忘了机油该怎么上。
  忘了站在雨里,应该至少打把伞。
  忘了这个人就算不记得他,也会一而再再而三的一边说着不靠谱的话,将他留在身边。
  
  他什么都不记得,他的脑海一片空白,他走在匆忙的人海中,阳光下不知道自己该去哪个地方。
  但是他总会出现在他面前,就像是很久很久之前,他就一直在他身边一样。
  
  “你听好,我叫安——岩——”
  
  雷声滚过,暴雨骤降,掩盖一切。
  
  “安岩。”
 

 
  11.
  “你说,机器人到底会不会有感情?”
  吴邪问面前的人。
  
  张起灵低头,安静地将吴邪日程表上相亲那一栏用笔删除了。
  
  他没有开口回答。

评论(19)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