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苏安拉利卡

多多/川风
他是我,最好的一个路人

【瓶邪荼岩】《这位兄台再催更自尽给你看》·下

段子,没逻辑,热到崩溃写出来的产物]
夏天撒点毒有利身心健康]
——————————————————————

  11.
  我叫安岩,是个以写男神的YY小说为生的新时代优秀躺尸级别大学生。
  
  现在我面前跟玩日本宅腐奇怪恋爱游戏一样眼前飘着几个选项。
  情况是这样的。
  我男神好像上火了,丫现在正用他那薄的像我爹的剃须刀片一样的嘴唇叼着老冰棍一手皮鞭一手太阳菊站在街上对着手机不知道在干什么。
  ——够了这谁给我写的破比喻好歹我也是个网上有粉丝的网上写手好么!
  
  对然后第二个情况就是我刚刚收到了一个横的跟霸道总擦一样的粉丝的留言说要面基其实估计就是过来催更的而且这货还软硬不吃。更可怕的是他现在告诉我他就在我学校大门口。
  
  靠,幸好现在是下班高峰期,人来人往谁也不容易啊找着谁要不然让这种读者看到我的盛世美岩还得了!
  ——不不不要让人家看到我的男神自己的情敌不就又多了一个!!!
  
  我靠!!
  
  追男神,还是,不追男神。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问题。
  
  
  12.
  我是吴邪,是上面那个段子独白者的爸爸。我现在好像遇到点问题。
  
  我不知道现在太阳菊是不是变成了我们大学男生之间的新潮流,至少在我看来莫名其妙收到一束太阳菊我是懵逼的。
  
  特别是在自己明明没有崴到脚左右两条腿还是被绷带捆成了粽子之后。
  
  特别是那个人还是翻窗送的花,从阳台处突然冒出一个顶着小鸡帽子的头来,一双漆黑无神的双眼,吓得我手一软直接给手机游戏按了投降。
  
  我靠这是七楼这个人会飞么!!?
  
  我想了很久这个人为什么要这么做。一般会送这种意味不明的花一般是示好,但是把我的两条腿捆起来无疑就是在警告了——
  
  敢有动作打断腿——想象这个人黑着脸冷冷的盯着自己。
  
  ……背后一凉。
  
  最后我想起来不知道是多久以前自己好像抢了他的伞来着,那一次因为家里的事情太急再不去三叔就要拿我去喂屎了,所以走的时候都来不及跟别人说一声。
  
  ……所以说这个人是要我还伞!!?
  
  
  13.
  如果现在装一下理科生将整个大学画一个纵切线,那现在的人物布局是这样的。
  
  大学一号门在学校的正南侧,马路一边站着神荼,正叼着老冰棍的棍子左右淡定的张望。
  
  另一边校门口处站着安岩,挡在电话亭后面强行偷看男神。
  
  从校门口往北走,运动场上,胖子正蹲着举着矿泉水瓶子和江小猪侃大山。顺着阳光的光线向西微去,穿过学校绿茵茵的花园和树叶缝隙,固伦公主正在树下作诗。顺着石子小路蜿蜒前行,是专门的篮球场,黑眼镜潇洒的扣了满贯,回身冲看台上的小花打了个响指。
  
  篮球场西侧紧靠着的学生公寓,七楼,吴邪正在咕噜噜喝着饮料,看着逐渐要西去的太阳,若有所思的觉得好像要发生什么了。
  
  就在西行的太阳,开着火焰战车的阿波罗刚刚触碰到西山的山头的时候,命运的女神——啊呸,终极随便打了个喷嚏,人形自走旺旺阿赛尔出现了,顺便咚的一声推开了吴邪宿舍的门。
  
  14.
  “……你找哪位?”吴邪环顾四周一圈确定这里不是小学宿舍,一脸狐疑的看着陌生的闯入者。
  啊?阿赛尔眨眨眼,伸手一指——他。
  窗台上坐着欣赏夕阳顺便实力装逼的大张哥闻声淡淡的瞥过来,看到阿赛尔脸的一刹那怔了一下。
  神荼的弟弟。
  
  ——脑子里瞬间闪过混乱的寝室牛奶洒在床单上满地的作业纸外加上傲娇到不停的惹麻烦的画面。
  
  他怎么找到这里的?
  
  “喂黄鸡哥,你见到我哥了么,这里有一封信要给他。”阿赛尔一手撑着门晃着手中的信件。
  
  黄鸡哥???
  大张哥的冰山脸“噌”的裂了一道口顺便黑了一半等等再这样人设就崩了啊赶快给我收回去!!!
  张起灵微微皱眉道:“不知道。”
  
  “唔……这就奇怪了……”阿赛尔将手中的信翻了个面,露出外封的红色火漆印。若有所思道:“那就不怪我了,这封信扔了好了——”
  
  “等等!”吴邪一下子站起来,往前一迈步就被自己腿上的绷带绊了一跤。张起灵想也没想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手一把抓住对方的衣服——不好衣服滑脱了!不在乎直接站起身手伸长点再抓一次这次用力一点直接把他抓回自己怀里!!
  
  修长有力洁白的手一把抓住了吴邪腰间的牛仔皮带,然后只听到手用力往回扯的一声剧烈的“刺啦”一声以及金属扣崩开的声音——啊还有吴邪的一声惊叫。
  
  张起灵睁眼的一瞬间,看到的是吴邪白花花的半边屁股。带着风近在迟尺。
  
  他心头一炸眼前一黑手头一松——于是空气中听到响亮的“啪”的一声,腰带反弹了回去,吴邪吧唧一声脸朝地砸在了地板上。
  
  阿赛尔:……
  
  这个时候突然很想来声汪?等等他过来又不是当狗的!
  
  “等等……”吴邪一手捂着摔得发红的脸艰难的抬头,“我知道你哥在……哪里。在校门口。”
  张起灵微微眯了眯眼。
  
  言尽于此,吴邪倒地,卒。
  

  15.
  与此同时,在看台上上玩手机的小花觉得有些口渴,决定去一趟运动场旁边的自动售货机买水喝。他穿过花园的时候,看到了夕阳下作诗的固伦公主。
  
  啊丰绅有这样的妻子真是上辈子积了德。(丰绅:喂!)
  固伦看见小花,福礼表示希望小花能将她写的诗送到运动场上的丰绅手上。
  
  于是小花拿着固伦的诗前往运动场,半路看到了狂奔式的阿赛尔,两个人撞了个满怀,阿赛尔的信因为冲撞力嗖的一下飞到空中,划过一道飘逸的弧线,糊了正在侃大山的胖子一脸。
  “靠!”
  
  胖子把脸上的信糊下来,只见信封已经破碎,里面的纸页滑了出来,露出一个小小的抬头。
  ——致神荼。
  
  江小猪说:“哦哟,这不是安岩的字么?”
  
  “啊?”胖子一个发愣,手中的信被阿赛尔迅速的抢了过去,小孩子三两下把信装在信封里,举着信刚要说话,手上就是一空,抬头一看,一个长辫子的男人正拿着自己的信若有所思的看着。
  
  “这是固伦给予的?”
  
  “喂不是你给我还回来!”阿赛尔跳起来踢丫膝盖,丰绅左闪右闪和他打成一团。
  而另一边胖子小猪和新加入的小花已经开始聊安岩的八卦。
  
  “那个神荼是安岩男神咧。江小猪说,安岩平时写小说,都是拿他男神取材,不要说哦,网上现在还真有一些妹子喜欢郁垒的,很火哦!”
  
  “???”阿赛尔抬起头,一脸懵逼,“安岩是郁垒?”
  ——然后这丫脑袋迅速被丰绅摁了下去。
  
  “对哦,郁垒是门神刚好和神荼相配咧……”
  
  江小猪恍然大悟:“这封信,难道安岩终于要给神荼告白了?”
  
  

  16.
  与此同时,校门口,马路两边。
  
  安岩在再三思肘之后,还是觉得男神大过天,今天就算被人拿着刀片催更也没用他要知道是哪个私生饭抢了丫男神的位置!
  还有男神的太阳菊!!!
  
  跟踪!!!
  
  而马路对面的神荼现在头顶的低气压有点严重。
  他觉得自己好像被挑衅了。
  那个叫郁垒的拒绝了和他的见面,而且语气嚣张。
  他在手机定位上明明看见这个人和自己的距离不过二十多米,那他应该就在身边???
  
  神荼握紧了手中的皮鞭,觉得今天要是撞见那个作者,应该给手上的鞭子开光。
  
  于是,马路对面的两个人。
  
  在人来人往的校门口。
  
  开始了。
  
  四处乱转的。
  
  游戏。
  
  ——那个该死的私生饭怎么还不出现!!?他居然敢让男神等他!!?
  ——那个郁垒在哪里???
  
  远远地,神荼突然抬头,看到了校门口迎面哒哒哒而来的阿赛尔。
  ——脑中自动脑补微笑自带圣光的弟弟以及家中常备旺旺大礼包外加核武器爆炸。
  
  然后,在神荼的视线中,阿赛尔狠狠地撞在了一个戴眼镜的栗发大学生身上,两个人一起滚倒在地。阿赛尔手中的信呼啦一声飞起,迎着风迅速的,飞快的,不偏不倚的,糊了神荼一脸。
  

  
  17.
  安岩觉得这大概是他人生最崩溃的一天。
  他先是发现了自己的男神抛弃了他去约会。
  然后被突然出现的小孩撞倒,紧接着发现这个小孩是男神的弟弟???
  
  我靠现在男神站在自己面前离自己有那——么——近我靠我能看见他脸上的毛孔啊不对男神的脸那么精致怎么会有毛孔顺便他的蓝眼睛凑进看更好看了虽然冷冰冰的但是碍不住真绝色啊啊啊啊我要爆炸了——控制住!!!
  
  神荼:……对面那个人脸为什么这么红。
  
  他把手上的信展开来看,只见抬头三个字:致神荼。
  
  !!!!!!!
  
  安岩觉得自己还是自尽算了。
  
  那是他给男神的!!!信啊!!!!!!!
  
  “哥他摔傻了吧。”阿赛尔指着没命狂奔逃跑的安岩道。
  
  

  18.
  安岩狂奔路过运动场,胖子和江小猪跟他打招呼。
  “岩仔告白成功了没有?”
  
  狂奔路过小花园,丰绅固伦远远地跟他问好。
  “——祝你和神荼幸福啊!”
  
  飞快的逃过篮球架,瞎子哼着调调道:“哟,神荼媳妇儿。”
  
  ???what???
  谁来告诉我怎么回事???
  我在做梦???
  
  安岩一口气爬上七楼差点累死眼前一黑唰的一下打开门跪倒在地上喊了一声吴二狗。
  然后抬头恍惚间看到了阳台上摇曳的太阳菊。
  
  还有看不太清楚的冰冷气质的人影在面前放大。
  
  我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男神?????
  天际传来了杀猪般的叫声——啊啊啊啊啊啊啊!!!
  
  张起灵:……你室友怎么了。
  
  

  19.
  大街,神荼摇晃着手中的信:“安岩是郁垒?”
  
  “恩。”阿赛尔面无表情。
  
  男人沉默了半响。
  “安岩是郁垒?”
  “你已经问了七遍了。”阿赛尔生无可恋式面无表情。
  
  神荼蹲了下来,将手中的太阳菊折下来一朵,别在了阿赛尔的头上。
  “送你。”
  
  阿赛尔:……我靠!谁要啊!!!摔!!!
  
  

  20.
  事情到这里就可以结束了吴邪和大张哥两个人并排咬着老冰棍如是说道。
  
  最后结果就是把自己埋在被子里思考人生的安岩被突然闯入的清俊男子连人带被子直接抗走然后一晚上没回来。
  我们至今也不知道那把小皮鞭有没有用到。
  
  反正第二天开始网文郁垒大大又开始喜闻乐见的恢复更新了。
  
  空气中摇曳着太阳菊的芳香。

  阿赛尔面无表情的坐在阳台上喝旺仔牛奶,楼下瓶邪两个人乒乒乓乓打篮球。
  他宁愿被下面篮球场的光头射瞎眼都不想回头看宿舍里的两个人。

  
  当初活该就该让那封信消失……
  
  “写。”
  
  “啊……饶了我吧没灵感——啊唔!”
  
  空气中传来了人挣扎的支吾和黏腻轻微的水声。
  “我给你。”
  

END.
——————————————————————
啊……美好的夏天】
吹着空调的人如是想到】

评论(16)

热度(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