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苏安拉利卡

多多/川风
他是我,最好的一个路人

【瓶邪荼岩】《这位兄台再催更自尽给你看》·上

又名“一手拿皮鞭一手太阳菊站在街上的一定是变态”]
段子,没逻辑,被太阳热到没有智商的产物]
——————————————————————————

  1.
  吴邪觉得自己是吃饱了撑的才会答应和安岩做这种跟踪当痴汉狂魔的事。
  
  特别是现在他亲眼看见安岩一脸幸福的在自己的小本本下写下了“今天男神吃了两个苹果”这种完全,绝对,没有意义的话。
  
  他拍着安岩的肩认真说:“我要是本子,我宁愿切腹自尽也不愿意被你写。”
  
  安岩睁大了那双小鹿似的琥珀眸子,冲着吴邪哼了一声。
  
  “你懂个屁。”
  
  于是吴二狗成功的被对方头顶爆发式的粉红泡泡淹没了。
  
  “我这是在,搜集,素材。”
  
  这丫一本正经的说,举着小本本。
  
  ——够了你这样做你男神知道么!!!!

  
  2.
  张起灵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才会和神荼一起追小说。
  
  他沉默地顶着自己的小鸡帽子,盘腿坐在宿舍的床上,旁边盘腿坐着一个和自己一样面无表情的男人。
  
  两个男人都不说话,自带低气压气场,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脑上的文字。
  
  页面滑到最后,情节落在了“沈图吻了吻严安的脖颈,两个人缠绵在雨中,天际划过一道闪电——”
  
  “TBC.”
  结束了。
  
  神荼盯着最后作者蹦蹦跳跳求票求评论的话,闭上眼出了口气,然后,面无表情的向后一仰,吧唧一下砸在了被子上,看着天花板。
  
  张起灵深深地吸了口气,觉得同样作为以装逼为事业的室友,他严重怀疑神荼的智商。
  
  这么狗血的剧情他是怎么看下去的。
  
  怎么看下去的。
  看下去的。
  
  ???
  
  躺尸的荼爷突然开口了:“我想加更。”
  
  大张哥面不改色:“从我床上滚下去。”

  
  3.
  安岩一般是这么跟别人介绍自己的。
  ——我是个以写男神的YY小说为生的新时代优秀躺尸级别大学生。
  
  吴邪一般是这么跟别人介绍自己的。
  ——我是旁边这个二货的爸爸。
  
  神荼一般是这么跟别人介绍自己的。
  ——学生。
  
  张起灵一般是这么跟别人介绍——啊不不不大张哥从来不介绍自己。
  
  他和吴邪互相认识是一段奇缘。
  
  据说那是一个巨大的雷雨天,和光之美少女签订了契约的吴邪顶着大光头躲雨。只见那个雨不停的淅淅沥沥,没有要停的架势。然后大张哥在天极一道雷电下闪亮登场,从上到下都是闪闪发光——
  
  够了上面那些都是安岩瞎编的。
  
  吴邪说:“我那天抢了他的伞回家来着。”
  
  胖子怒摔课本:“你见过被抢了以后每天都带把伞等着被抢的人么!!!”
  

  4.
  安岩最近写文遇到了瓶颈。
  
  他觉得沈图和严安太甜了甜的发齁甜的让他这个亲妈不高兴了。
  
  神特么你们倒是在文里玩的开心现实生活中我男神看都不看我一眼!!
  隔着个次元墙差距怎么这么大!!我要举报!!!我要向世界管理员举报你们!!!
  
  终极:???滚
  

  5.
  安岩对南派三叔说:“三叔,你卡文的时候,一般怎么办。”
  
  三叔点烟:“断更啊。”
  
  安岩:……若有所思。
  
  于是第二天盘腿坐在宿舍床上的神荼刷新了半个小时网页后,那双冰蓝没有感情的眼睛,凉凉的落在了那几个红色的字上。
  
  ——没灵感,断更——
  底下评论一片哀嚎。
  
  神荼:……
  
  一旁张起灵:……
  
  五分钟后。张起灵拨通了楼下宿管的电话。
  
  楼下张天师:“干嘛啊族长有事啊发福利啊?”
  “把灭火器拿上来。”
  

  6.
  安岩发现最近男神的心情不是很好。
  他以前上课从来不抬头要不然就是高冷的双眼放空选个姿势就高冷的固定一节课,现在居然有些烦躁起来了。
  以前打篮球的时候过人上篮从来顺风顺水今天居然被张起灵半路截住了。
  以前从来不吃雪糕今天他居然开始吃老冰棍了!!?
  
  吴邪:“泥垢了今天40度神荼吃个雪糕很奇怪吗!!!”
  
  安岩坚定的摇头:“不,他一定是上火了。”
  
  于是安岩的男神笔记上又多了一条——神荼最近有点上火。
  
  写完后笔在空中停顿了数秒。
  
  半响。
  
  安岩抬起头来看着吴邪,双眼闪闪发光:“你说我是不是该给男神送药???”
  
  吴邪:……你今天自己的药吃了么???
  

  7.
  神荼等了三天更新,但是那个叫郁垒的作者跟江南皮革厂的老板一样卷钱跑了一般,除了断更还是断更。他垂着空调的冷风,发现张起灵今天与众不同的离自己特别远。丫单腿屈膝侧坐在宿舍的窗台上,静静的看着楼下打篮球的吴邪。
  
  神荼:“喂。”
  
  张起灵:“哦。”
  
  神荼:“我决定催更。”
  
  张起灵:“哦。”
  
  神荼:“你踢翻我的漱口杯了。”
  
  张起灵:“好球。”
  
  神荼:“滚。”

  
  8.
  神荼决定去找那个叫郁垒的人。
  
  他准备好了催更的皮鞭,那是一个叫解语花的人送给他的,据说对戴黑眼镜的人使用有奇效,不知道对郁垒管不管用。
  哦,他还准备了一束花,盛放的太阳菊。
  
  天知道他为什么有闲钱去买这个。
  
  现在问题只有一个了。
  
  郁垒是谁。
  
  神荼站在校门口,一手拿着皮鞭一胳膊挽着太阳菊,那张好看到人神共愤的脸难得的陷入了几分迷茫。那双蓝若星河的双眸眨了眨,垂下去,打开了手机。
  
  他迟疑了一分钟。
  
  [秦二狗]:出来见面。
  
  【系统提示】你的留言已经传送给大大啦——请耐心等待大大回复哦!!!

  
  9.
  
  吴邪在打篮球的时候被夺命连环call的电话打断的,整个人心情炸了,心态崩坏一手叉腰拿了电话没好气道:“岩砸你疯了 ???”
  
  “!!!约会了啊!!!”安岩在电话对面没命的咆哮,“我男神出去约会了啊!!!!他还抱着花!!!!他他他他还拿着个什么奇怪的东西!!!!我的天我就说他最近不正常这个人居然要出去约会了啊!!!!!”
  
  吴邪被对面强行超声波搞得耳朵嗡成一片,他打断安岩语无伦次的话,抢着说:“你在哪儿?”
  
  “我我我我我我我在学校门口,男神就就就在对面!!!他他他他他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还是那么帅啊等等他抱的是太阳菊我要记下来男神喜欢太阳菊——”
  
  “我靠这种时候别犯花痴好么你男神都要被抢走了——”吴邪一手接着电话一边转过身来,迎面一阵破风响,那双眸子一瞬间睁大了,紧盯着对面呼啸而来的篮球,迎着脸冲过来已经近在咫尺!
  
  下一秒吴邪的手机啪嗒一声掉落在地上,他的视线都被一个从天而降的黑色人影所占据。
  
  篮球在空中划过一道亮丽的弧线,圆润的砸落在球场的人群之间。张起灵一手揽上吴邪的腰,将怀中的人轻轻放了下来。吴邪一时间还不知所措,他还处在这什么鬼的状态。按道理来说这种情况下大张哥该再装个逼留深点印象,比如说低头垂眸问一句“还好么”这种超——苏的话什么的。
  
  然而等两个人站定后,大张哥发现身边这个人好像比自己高。
  
  ……冰封的心灵蹭的裂了一道口。
  
  篮球场外,吴邪的手机还在一闪一闪的亮着。
  
  “喂!!!喂???喂喂喂喂?????”

  
  10.
  安岩挂了吴邪的电话,觉得整个世界都是灰色的。
  
  没有爱了。
  
  男神离我而去,基友不知所踪,没有爱了。
  天杀的谁!
  谁有资格拿到他男神的太阳菊!!!
  
  
  手中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低头看消息提示,发现是阅读网站上的新留言。
  
  [秦二狗]:出来见面。
  
  我靠面基就面基你这粉丝说话怎么这么霸气不讲理啊一般一开始称呼不该叫个大大么!
  我现在世界都崩塌心态不稳还跟你见面你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安岩一边小碎步跟着神荼,一边走着随手应付那个小读者。
  
  [郁垒(作者)]:今日心情欠佳,改日吧?
  
  [秦二狗]:今天更新吗。
  
  ——我靠是来催更的!!!这就更不能见了!!!
  
  [郁垒(作者)]:不。
  
  [秦二狗]:…….我来找你。
  
  ……卧槽???
  
  
  [郁垒(作者)]:你敢!!!!!
  
  
  
  
  
  
  
TB不一定有C.
——————————————————
热死了出去买老冰棍】
QAQ】

评论(12)

热度(238)